第30章 交锋_电视世界大冒险
笔趣阁 > 电视世界大冒险 > 第30章 交锋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章 交锋

  接下来的日子里郭竹就在曹正淳提供的东厂密室下住了下来,深居简出,只是每天都会有天牢会武功的死囚被送到郭竹的住处。

  他们大都不是郭竹的一合之敌,被郭竹吸干内力后震碎心脉,丢到门外,然后会有东厂的人在把尸体运回天牢,再做个因病去世的假象,最后被丢到乱葬岗。

  郭竹的内力也一直在提升,只是最近送来的武林人士越来越少了,郭竹知道他天牢里会武功的囚犯不够了,正好他前段时间挑战八大派的风头也避过了。

  现在也是该出去逛逛的时候了。

  想到这郭竹一掌震碎了今天最后一个死囚的心脉,给曹正淳留下一封信后飘然而去。

  于此同时曹正淳正陪着小皇帝在西苑听着铁胆神侯朱无视汇报着事情。

  西苑内朱无视一脸严肃和小皇帝汇报道:“皇上,根据微臣护龙山庄的情报,近日天牢内有大量的死囚暴毙身亡,还大多是江湖人士。”

  年轻俊朗的正德帝听到这话,知道这些人的暴毙多半和曹正淳有关,毕竟天牢也是曹正淳东厂的管辖范围之内。而他这位便宜皇叔提到这件事,多半是两人又要开始争权夺利了。

  正德帝皱起眉头,此时的他虽然年纪尚幼,但是却深谙平衡之道,他不紧不慢地向曹正淳问道:“曹正淳,可有此事?”

  曹正淳听到这话,不慌不忙走到正德帝面前冲正德帝作揖道:“回禀陛下,确有此事?”

  “那你还不说清楚,天牢里的囚犯怎么会有多人暴毙身亡。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要你何有?”正德帝装作愤怒的说道。

  “陛下请听奴才禀告。”曹正淳道。

  正德帝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曹正淳继续道:“天牢共分九层,除了最深处的第九层关着神侯当年打败的大魔头古三通,由神侯掌管之外,其余的八层由奴才和奴才手下的东厂掌管。”

  “前一段时间,奴才抓了一些冒犯皇家威严的武林人士,却没成想那其中……”曹正淳装作吃惊道。

  朱无视沉默,看着曹正淳拙劣的演技。

  正德帝配合他演出,狂拍着龙椅的扶手道:“其中什么?有事就说。”

  “却没成想那其中有一人感染了瘟疫,那些江湖人士都是关在一起,等奴才发现的时候,他们大部分人都感染的瘟疫,幸亏奴才发现及时,把他们全部隔离在同一层的监牢才没让瘟疫蔓延,不然京城恐怕有瘟疫之祸啊。”

  “哦。”正德帝听完笑道:“原来是这样,看来曹公公还帮朕避免了一场瘟疫,有功啊!”

  曹正淳立马跪了下来,拍马屁道:“都是皇上洪福齐天,才让奴才早早地发现了瘟疫的源头,奴才不过是在皇上身边久了,沾了点皇上的福气,可不敢居功。”

  正德帝笑道:“好了,起来吧。这件事你办的不错,防患于未然。”

  然后对朱无视道:“皇叔,你都听到了,那些人都是感染了瘟疫才暴毙而死的,曹公公防止了瘟疫的扩散。”

  朱无视执礼道:“微臣,恳请皇上派仵作开棺验尸,看是不是急病暴毙而亡。”

  正德帝眉头再度皱了起来,在他看来,天牢里的囚犯死了几个根本无关紧要,而且死的还都是些江湖人士,自古侠以武犯禁,他不太喜欢江湖人士,另外就是他的这位皇叔和江湖人士走的太近了,这不过是死了几个江湖人士,就来问他是什么情况,还要验尸。

  曹正淳见正德帝眉头轻皱,立刻心领神会,笑呵呵开口道:“呵呵,神侯难道不懂什么是瘟疫?瘟疫的危害神侯难道不清楚?因瘟疫而死的人,尸体大多带有瘟疫的毒,我怎么会把那些尸体留着,让他们危害百姓呢。那些尸体统统被我送去火化了。”

  曹正淳说到这往前走了两步,继续道:“如果神侯还想验尸,可以去京城郊外的火葬场验一验死者的骨灰,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话。”

  “再说了,那些不过是些恶贯满盈的囚犯,或者也是浪费米饭,神侯何故如此重视?难不成里面有神侯的老朋友?”曹正淳翘起兰花指指着朱无视笑道。

  朱无视眯着眼看着曹正淳冷哼道:“本王怀疑是你杀了那些人。”

  “神侯说笑了,都说他们是得了瘟疫而死的,而且我为什么要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我有什么好处吗?而且神侯为何会对我掌管的天牢如此了解呢?”

  朱无视沉默,曹正淳笑得更开心了。

  “你看,神侯你说不出来……”

  “好了!不要再说了。”正德帝见朱无视言语方面落入下风,连忙开头打断了曹正淳的话,他需要的朝堂上的平衡,他也在竭力维护这样的平衡。

  朱无视和曹正淳如果有任意一方失败,平衡都会被打破。

  如果朱无视败了,曹正淳的权利就会大大增加,这样会分薄他的权利。

  如果曹正淳败了,那更加可怕,谁也不知道他这个皇叔会不会有别的念头。

  “这件事到此为止,如果没有别的事就都下去吧。”正德帝站了起来,拿出皇帝的威严,将此事拍板定案。

  被曹正淳怼的哑口无言的朱无视再次开口道:“皇上,臣还有一事。”

  “皇叔请说。”正德帝坐下,直起身子。

  “月前,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带着恶鬼面具的杀人狂魔,以挑战江湖人士为乐,以残杀八大派高手为趣,臣认为应该尽快把此人缉拿归案,以正国法!”朱无视大声的汇报着。

  曹正淳听到朱无视的汇报,马上就知道朱无视说的人,是他刚刚合作的盟友,他正藏在东厂。

  正德帝听闻连忙问道:“杀人者一直都有,皇叔为何对此人如此关注。”

  “回皇上,普通是市井小民杀人,由几个捕快就能抓捕,审判后就能秋后问斩,但是此人不是普通的市井小民,而是一位武功奇高的武林高手,别说几个捕快,就是出动军队也未必能将其擒获。”朱无视朗声回答道。

  还未等正德帝搭话,曹正淳笑了,“神侯未免太小题大作了,不过是些江湖仇杀的事,也要拿过来劳烦皇上决断。”

  朱无视严肃地道:“曹公公,这不是江湖仇杀,此人是有目的地杀人。”

  “那也不过是江湖上的比武和挑战,技不如人,死了也无怨犹吧。”曹正淳反驳道。

  曹正淳说完这话转身对正德帝道:“皇上,这种江湖人士之间的比武挑战太多了,一般都是民不举官不究,不然朝廷根本管不过来。”

  正德帝听到这话,知道曹正淳说的是对的,江湖上的打打杀杀一般都是民不举官不究,但他也不能完全听曹正淳的建议,思考片刻后,开口道:“皇叔啊,你刚刚说的那人,是何人?抓他的难度大吗?”

  “那人杀人时一直带着面具,而且手段狠辣,从来不留活口,臣的密探也只是远远的观看他与他人厮杀,以此并不知道此人是何人,只知道此人武功高强,且藐视王法,是一个大危害。”朱无视如实回答道。

  曹正淳心中暗笑,我和他现在是盟友,都还不知道他的长相呢,你还能知道?

  不过听他说话的语气和做事的方法,应该是个年轻人。

  想到这曹正淳开口道:“神侯护龙山庄这么大的情报系统都不知道此人是何人吗?”

  不等朱无视回答,他继续道:“如果不知道是何人,那如何把此人缉拿归案?神侯可知此人现在在哪?”

  “曹公公,此时护龙山庄的密探还在探查,最近一段时间那人并没有在江湖上再出手了,仿佛消声灭迹了一般,但是只要他再次出手,我就能查到他的所在。”朱无视负手道。

  “而且我可以肯定半个月前潜入皇宫大内在浴德池广场和曹公公交手的人就是杀人狂魔。”朱无视自信地说道。

  曹正淳心里大吃一惊,没想到这朱无视竟然能猜到这是同一个人,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地问道:“神侯为何如此肯定?”

  正德帝也开口道:“是啊。皇叔为何如此肯定?”

  朱无视回答正德帝道:“江湖上高手都是有数的,而且大多出自八大派,那人闯入浴德池和曹公公大战一场,还让曹公公受了轻伤,这样的武功是原因一。第二个原因是杀人狂魔不在作案的时间和闯入浴德池的时间相吻合。”

  “世间上那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所以我敢断定这是同一个人。”朱无视自信道。

  “原来如此。那皇叔认为何人去捉拿此人合适呢?”听完朱无视分析的正德帝开口问道。

  朱无视拱手道:“那人武功高强,朝廷中能打败他的大概只有我和曹公公两人了。”

  正德帝点头,道:“那就劳烦皇叔将此人缉拿归案吧。”

  “皇上。”曹正淳听到这话里面开口,“老奴以为此事不妥。”

  要是郭竹见到这一幕肯定会大为感动,老曹这人能处啊!

  有事,他真上啊!

  “嗯?”正德帝不悦地问道:“有何不妥啊?”

  “皇上,奴才守护皇上和太后还有大内的安全,本来派神侯去捉拿此人并无不妥,如神侯所说此人凶悍,万一他要是来大内,奴才拼死也会保护皇上,但是他要是对居住在京城的皇亲国戚出手,奴才在大内可是鞭长莫及了。这京城的关于武林人士的监察一直都是神侯负责呢,要是神侯那是不在的话……”曹正淳小心翼翼地暗示道。

  “是啊,皇叔,曹正淳说的也不是并无道理,京城还需要皇叔和护龙山庄守护呢。”正德帝被曹正淳说服,开口道。

  朱无视再次沉默。

  曹正淳继续道:“老奴到时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正德帝撇了曹正淳一眼,道:“有什么办法,你就说,吞吞吐吐的干嘛?”

  “是。”

  曹正淳笑眯眯地道:“听神侯所说,那人并未对普通百姓出手,其实朝廷不一定需要出手。所谓江湖事,江湖了。

  不如让那八大派直接组织人手去剿灭那人。如果八大派成功了,这样很好。如果八大派失败了,那八大派肯定损失惨重,闭门封山,这样更好,江湖上必定能安稳几年。

  这时候在由神侯或者奴才出手,一举擒获那恶贼,彰显朝廷的威严。而且我相信那人和八大派大战之后肯定会受伤,这样朝廷对付他也能省点力气。”

  “哈哈哈”正德帝笑骂道:“你这狗才,好毒的计策,好!就按这个办。”

  曹正淳这个毒计是赤裸裸的阳谋,在正德帝看来,朝廷怎么也不会亏。

  在曹正淳看来,他完成了盟友的请求,还能削弱朱无视和八大派,最后说不定还能让郭竹和朱无视大战一场,他还能坐收渔利。

  “皇上……”

  唯一不开心的就只有和八大派关系良好的朱无视了,朱无视还想再说,却被正德帝打断道:“皇叔,江湖中人心思险恶,还是和他们少接触些吧。”

  “是。”朱无视无奈地应道,他知道皇帝一直忌惮他,刚刚的话算是敲打他。

  他内心愤恨,凭什么正德帝可以这样对他,论武功论谋略,正德帝统统不如他,可是正德帝偏偏坐上了九五之尊的位置。

  他不服!总有一天他要坐上那个可以号令天下的位置,不过现在还是要隐忍,要装作忠君爱国的样子。

  再等几年吧,等我培养好所有的大内密探,等我建立起更完善是情报系统,等我拿到边疆十大将军的把柄,等我找齐剩下的天香豆蔻,等我复活素心……素心等我,朱无视心里默默地想着,压下了所有的愤怒与怨恨,把他们静静地埋藏在心底。

  可是他却不知道,他计划的第一步就要被人完全打断了。

  他派去的东瀛的段天涯,因为伊贺武藏的死亡和伊贺道场的覆灭,此时正在东瀛流浪。

  归海一刀才到绝情山庄,还未学成霸刀的绝情斩。

  上官海棠此时则是被一个胖子缠上了,当然她也在这个胖子的帮助下成功找到无痕公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