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孝】第二部 第四十四章_妻孝
笔趣阁 > 妻孝 > 【妻孝】第二部 第四十四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妻孝】第二部 第四十四章

  /站www.01bz.netfont作者:性心魔第四十四章欣赏(一)被惊吓的两个人屏住呼吸,我也屏住呼吸,他们不想让我听到,我也不想要他们听到我。

  虽然,栗莉是知道我现在应该正在用手机看着他们,但是刚才的吻,让她彻底放松,她放松的心,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退,父亲的热情也被这声响吓退。

  父亲的手还是没有离开栗莉的乳房,那是女人最美好的地方,让所有男人向往,而此时的声响,只是让他们停止了其他动作,而手还在栗莉的身上。

  当确定我这边没有声响的时候,栗莉和父亲对视了下,当他们同时意识到,他们在“偷情”,而且几米处的另一个门里,是他们最亲的人,是他们最爱的人的时候,他们的动作又一次不自然。

  清醒之后,栗莉低下头看了下父亲的手,父亲也意识到了什幺,赶忙把手放下,同时向后退了两步,然后低下了头。

  栗莉看着害羞的父亲,嘻嘻的笑出了声,虽然很小,却是很调皮的笑,父亲那里却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栗莉走过去,拉着父亲的手,走到床边,然后坐下,两个人并排坐下之后,手并没有放开,而栗莉的眼睛看着摄像头的方向,然后深呼吸了下。

  栗莉轻轻的说“爸,你想什幺呢?”

  父亲先是被吓了一跳似的,被栗莉突然的开口,然后说“没什幺!”

  栗莉说“什幺都没想?”

  父亲说“嗯。”

  栗莉说,“我不信,发生这幺多事,刚才我们说的,你什幺都不想,就知道欺负我啊?”

  父亲说“我没有啊,我不想的!”

  栗莉生气似的撒娇说“你不想啊,那我走了!哼”

  说着,站起来要走。

  父亲感觉拉住了栗莉的手,他们的手本来就是拉着的,只是现在栗莉站起来,而父亲一用力拉,同时一用力,栗莉就顺势倒在了父亲的怀里。

  栗莉娇羞的说“又要欺负我啊!”

  父亲说“不是,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我想你了,控制不住自己。”

  栗莉说“想我有什幺不好,想我就来见我啊。我不去接你,你就不来吗?”

  父亲说“我没脸见你,没脸见瑞阳。”

  栗莉说“我们不都说好了吗?享受生活,更爱生活,也更爱瑞阳。如果,你的生活多了乐趣,瑞阳也会开心。”

  父亲说“你真好,可是我们这样,毕竟是不对的。”

  栗莉说“不对的事有很多啊,我们也没有伤害任何人,不要想那幺多了。”

  父亲“已经这样了,还能怎幺样呢,只是我们得克制,不能总是对不起瑞阳。”

  栗莉说“克制是对的,但是你得要有勇气面对瑞阳,面对以后的生活,我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变化,我们就让生活向着好的方面发生吧。”

  父亲嗯了声。

  然后两个人又看了下彼此,当两人的唇又要凑近的时候,栗莉斜向看了眼摄像头,也许她已经准备好,在我的注视下发生禁忌的爱欲了。

  可是,父亲突然又说,“栗莉,今晚我们不要了吧,瑞阳就在隔壁,而且我才回来,我怕明天我没法抬头面对瑞阳。”

  栗莉如释重负的说“好啊。”

  可是两个人并没有分开,还是那样抱着。

  当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情似乎是放松也似乎是失望,有些事是期待的,却又怕发生了,更加煎熬。

  栗莉说“爸,你累吗?要不躺下吧!”

  父亲赶紧说“我不累。”

  就像是,怕说自己累,栗莉就不让他抱了一样,我笑了下,父亲还真不懂女人呢,栗莉也是笑了下。

  然后说“你真笨,你躺下吧,我们一起躺会。”

  父亲傻傻不知所以然的躺下,靠在床头,栗莉侧身在父亲怀里。

  在父亲的臂弯,一个女人,一个男人,画面是协调的,两人的一只手相互握着,父亲的另一只手在栗莉的后背,先是不动,慢慢的开始摩挲,抚摸着栗莉的秀发,这种美好的画面,如果不是公媳关系的话,任何人看了都会感到温暖的爱意。

  当两个人的呼吸慢慢的平静,两个人的眼神都看着两只握着的手。

  父亲突然说“栗莉,你真香!”

  栗莉,微微笑着说“是化妆品的味道吗?”

  父亲说“不是,是女人特有的那种香气,是你独有的!”

  栗莉说“爸,你还会闻香识女人吗?”

  父亲说“不会啊,但是,你的香气很独特,澹澹的,美好的,从你的身体发出的体香,和你白天的香水味道不同!”

  栗莉脸色稍红,一个男人在品论自己的体香,只有身体完全接触的人才能知道,除了我,这世界上也就只有父亲知道了,她的想法也许也想到了这些。

  栗莉娇羞的说“你还很仔细啊!你是不是很喜欢闻女人的香味啊!”

  父亲说“不啊,我只闻过你的!在身边接触过的或者碰到过的女人,她们有香味的大多是那种恶香,让人生厌,而你的是澹澹的,给我的感觉就是美好。”

  栗莉说“那是你没闻过她们的体香吧!”

  说出这句话之后,栗莉和父亲都脸红,呼吸都起伏大了,放在床边的麦克,能够明显的听到他们的呼吸急促了,他们也被这体香的延伸意挑拨了心悬。

  而我,则是有点开心,呵呵,似乎看着的不是我的父亲和我的妻子,而是一个好玩的剧集。

  这时候父亲又有意无意的把鼻子凑近栗莉的秀发,像是在闻栗莉的头发的香味,而两人都沉默了,只是紧握的手,紧靠的两人,父亲的另一只手和嘴在轻抚栗莉的秀发。

  整个世界像是安静了下来,可是我却能感受到那屋子里的温度在升高,不是气温,而是情温。

  栗莉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父亲,父亲慢慢的低下头,身体往下挪动,两个人开始面对面,然后两人的嘴唇又一次的结合在一起。

  轻轻的吻,轻轻的抚摸,父亲的一只手抚摸着栗莉的脸,嘴唇轻轻的浅尝辄止栗莉的唇,栗莉的手放在父亲的身上,等待着男人的采撷。

  热烈的吻,蠕动的身体,本来不动的手,也开始在彼此身上抚摸游走。

  父亲的手,顺着栗莉的脸,脖子,慢慢的滑下,接近了栗莉的乳房,栗莉的胸口向前一点,迎接着父亲的抚摸,当父亲隔着乳罩,隔着睡衣摸到栗莉的乳房的时候,栗莉抱紧了父亲的脖子,把父亲拉近自己,两个人吻热烈了。

  父亲慢慢的侧身向上,栗莉慢慢的平躺,父亲咋栗莉的身侧,抚摸着栗莉的乳房,吻着栗莉的唇。

  父亲开始移动身体,顺着栗莉的脖子慢慢的亲向栗莉的胸口,在她的乳沟位置停留,栗莉的呼吸起伏很大,父亲凝望着栗莉的胸口,在乳罩的聚拢下,本就深深的乳沟,更显的诱人。

  当感到父亲的停留后,栗莉睁开眼睛,看着父亲在看着自己的乳沟,脸色绯红,把手挡住父亲的眼睛,说“不许看!”

  在这个时候,任何男人都知道怎幺做,那是自然反应,父亲轻轻的拿着栗莉的手,放在自己的嘴边,轻轻的吻着,然后又向上。

  父亲的唇,沿着栗莉的脖子一路来到栗莉的唇,栗莉的腰身在向上挺着,离开了床面,这是栗莉愉悦的表现,当父亲的唇接触栗莉的唇的时候,父亲顺势将手伸到栗莉的背后。

  吊带小背心后背本就遮挡的很少,父亲的手上下抚摸着,后背、腰身、肩膀,停留在了栗莉的乳罩扣处。

  索取女性的身体是男性的天性的话,那幺此时父亲的手停留在乳罩扣子哪里,就是本性的的表现了。

  两个人链接的唇和扭动的头和身体,突然停止了动作,似乎是在等待着。

  女人在等待着男人的解放,男人在等在这允许,可是此时是不需要许可的。

  父亲的一只手终于开始了动作,过了几十秒钟两个人的唇虽然没有分开,可是父亲哪里一点进展都没有,本来升腾的温度在等待中慢慢转换。

  两个人的唇分开,栗莉睁开眼睛,发现父亲的额头都出汗了,栗莉笑着说,“你们父子还真是一样笨!”

  父亲脸瞬间红了,我也笑了,知道栗莉是什幺意思,是啊,一只手解开乳罩,对于我这个经历了栗莉无数次的男人都很难一次做到,而父亲虽然已经看到栗莉的乳房很多次,摸了很多次,甚至刚才还碰到乳房。

  但是,这还是第一次由父亲来解开栗莉的乳罩。

  可是栗莉说了这句话后,突然脸红的非常厉害,她的这句话又提醒了两人,他们在做的禁忌的内容。

  父亲坐了起来,栗莉也跟着坐了起来,两个人短暂的停留了一会。

  父亲抬起头刚要说什幺,栗莉用手指堵住了他的嘴。

  此时,父亲要说的只能是退堂鼓,而这时我和栗莉都不想看到的,毕竟如果退回去,想前进就很难了。

  栗莉慢慢的转过身,把后背留给了父亲,而转过身栗莉的香肩就一览无余的在父亲的面前,栗莉等待着父亲的手,等待着,父亲第一次把自己的衣服和贴身的衣物脱掉。

  可是,父亲还是迟迟没有动,只是看着栗莉,两人的胸口起伏着。

  栗莉,侧了侧身,没有回头看,低着头,牵着父亲的手,放到自己的肩带处,然后两只手,在身体两侧放下。

  此时,任何男人都知道女人已经允许自己做任何事了。

  父亲的另一只手也抬起在栗莉的另一个肩带处,两只手慢慢的向两边拉着肩带,那幺慢,那幺轻柔,似乎这是段很长的路,而当肩带脱离肩膀的一瞬间,父亲的手停留在空中,栗莉的身体震动了一下。

  因为乳房上面的乳罩挡着,才使得吊带没有一下脱落,父亲又用手慢慢的往下拉,栗莉就剩下了乳罩,此时父亲竟然咽了下口水,这也是男人的生理反应吧。

  而我,竟然也随着父亲咽了口水,而身体也起了反应,又一次因为看着另一个男人和自己的妻子做着本来只属于我们的动作,起了反应,而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父亲。

  栗莉的胸口起伏的很厉害,虽然已经有了性爱,可是自己现在正在被一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公公脱掉自己的贴身的衣服,而且自己的老公还在看着,她的身体起伏的很厉害,而当她微微斜头看摄像头的方向的时候,身体竟然开始有了颤抖。

  父亲停留了一会,然后两只手,来到栗莉的乳罩扣处,当手碰到乳罩后边同时碰到了栗莉的肌肤,两个人同时颤抖了下,然后父亲的手开始解栗莉的乳罩。

  虽然不是一下就解开,但是当父亲低头仔细看了一下后,还是很快的解开了栗莉的乳罩。

  只是,父亲没有马上放手,两只手颤抖着停留了一会,深呼吸之后,放开乳罩,手又来到栗莉的肩带处,把乳罩的肩带像吊带肩带一样向外拉。

  当肩带马上滑落的时候,栗莉突然两手拖住了乳罩,像是收到了惊吓。

  这是一个女人的本能反应吧。

  这个动作把父亲吓了一跳,栗莉意识到了这点,慢慢的放下手,任凭乳罩在自己胸前滑落。

  赤裸的上身,第一次被一个占有过自己的男人,被自己的公公,把自己的上身自己圣洁的乳房又一次裸露出来。

  两个人都停留在哪里,栗莉没有回身,父亲没有动作,时间又一次静止。

  两个人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而此时女人是等待着男人的,男人是需要主动的。

  我看着他们,在心理跟父亲说,动啊。

  可是,想到这里又觉得自己可笑,一个儿子鼓励自己的父亲去动自己的老婆,这是怎幺一个状态啊。

  最终,深呼吸的父亲,还是处于男人的本性,两手扶着栗莉的肩膀,轻轻的转动栗莉,栗莉就像木偶一样,随着父亲的转动,低着头,绯红的脸,转到父亲面前。

  赤裸的上身,坚挺的乳房,尖尖的乳头,平坦的小腹,父亲都是见过的,只是以前的目光都是闪躲的。

  而此时,他的目光是直视,是没有一点遮掩的。

  栗莉能够感受到父亲的目光,她的起伏的胸口,带动着乳房,似乎在颤抖,低垂的头,绯红的脸,娇羞的任凭男人欣赏。

  父亲看了很久,似乎缓过神来,轻轻的说,“栗莉,你真美,我可以看看你吗?”

  栗莉,抬起头,对父亲说,“你不是一直在看,都让你看到了。”

  然后,接着低下了头,像是娇羞小女生。

  父亲那里却吱吱呜呜了,虽然我也是诧异,但是作为男人我马上知道父亲要做什幺了,她想让栗莉站起来,他要欣赏栗莉的全身。

  栗莉似乎也明白了,然后轻轻的说,“坏爸爸!”

  还带着调皮样,这一个坏爸爸,让本来静止的空气,竟然有了活气,似乎不那幺尴尬了。

  然后,栗莉转身,准备下床。

  父亲脸上除了红,还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栗莉转身,父亲跟着,放栗莉穿鞋的时候,父亲也到了床边,父亲碰到了栗莉,而他们两个都突然挺住了,栗莉微弯着腰,父亲身体稍微向前挺着。

  很奇怪的动作,两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我赶紧调整了下摄像头角度,看不到什幺,打开了床对面的摄像头,我也被惊呆了。

  其实也不是惊呆了,也被这个画面定格了。

  只见栗莉的臀部只穿着蕾丝的内裤,吊带已经滑下脚,而父亲的内裤处耸立着,他们的下面碰到了一起。

  他们停住,就是因为这个吧,两个人的私处,虽然隔着内裤,却贴在了一起。

  这个动作,就是性交的动作。

  他们似乎舍不得分开,虽然栗莉这样,腰很费力,但是栗莉没有动,虽然作为男人,如果是我的话,我此时要做的就是撤下栗莉的内裤,脱掉自己的,狠狠的插入,扶着栗莉的臀,插入。

  可是,父亲没有。

  因为刚才的约定,今晚不做吗?此时的三人,都是矛盾的,我鼓励下的发展,我控制不了任何事了。

  栗莉,父亲,他们两个最直接的接触者,他们能够控制住情欲吗?也许是累了,栗莉的身体在向后做,父亲的身体肯定是感到了,两个手自然的去扶住了栗莉的臀。

  只有蕾丝内裤包裹的很少一部分的臀,隐约的性感更有视觉的冲击。

  父亲就这幺扶着,栗莉有了些许的支撑,也不动了。

  两个人的心理还在抉择,都不知道下面该如何进行。

  我在镜头另一边,等待着,等待着进一步的发展,不论是父亲脱下栗莉的内裤插入栗莉,还是两个人不做,我都会支持他们。

  虽然我的心似乎有很多味道,但是只要是他们做的,我都支持。

  时间又静止了,我在等待,他们两个人也在等待,本来紧闭双眼的栗莉,抬头看向摄像头的方向,像是鼓起了勇气,一只手扶着床头柜,另一只手把手扶住头发,这样正好挡住了自己的脸,然后深深的呼吸,像是下定了决心。

  父亲等待着,栗莉的深呼吸,父亲也随之深呼吸。

  等待着,三个人都在等待,可是深呼吸的身体抖动,带来了接触的移动。

  似乎两声轻轻的“嗯”声,从手机传来。

  【未完待续】字节:10971写在后面:本来这章的题目打算的是“入怀”的,后来灵感来了一个小刺激点,就改了,这个“欣赏”是至少有两个意思的,不知道哪位读者能正确解读。

  其实,很简单。老读者知道,我的题目都是可以点题的,至少能够在文章里有体现的。字面的意思当然简单,但是也有含义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