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初心_妻孝
笔趣阁 > 妻孝 > 第四十章 初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四十章 初心

  第一部结束语:首先,感谢各位读者的认可、鼓励与陪伴。

  其次,虽然经历了近四个月的耽搁,本故事的第一部终于结束,虽然很多读者不理解为什幺拖了这幺久,可是毕竟我也得生活,我也得工作,所以让各位久等了。

  最后,关于第二部,目前我的工作还是很忙,所以第二部一时半会还是没法呈现在大家面前。而且,第二部的发表方式,我还没有考虑好。还有,我还有几个想法想写,也许还会开其他的文章。

  感谢支持,敬请欣赏。

  -------------------第四十章初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孝为先,经过挣扎的我提出了这有悖伦理的想法,不论是正道还是歧路,我选择了。

  我,为了亲情,为了爱。

  而我挚爱的妻子,为了我,为了这个家庭,她付出了她最宝贵的,就像把自己的第一次给我一样,又同样把自己的另一个第一次给了这个家里的另一个男人。

  她,为了亲情,为了爱。

  我的父亲,虽然经受着心理的挣扎,虽然年过半百经历风雨无数,我想也从来没有过这幺大的心理考验。

  而他自己写的和说的,还有行动的,都还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儿孙,为了亲情。

  他,为了亲情,为了爱。

  我们的初心就是爱。

  当又一次和栗莉同时回味那刻骨铭心的一段历程,即使我们是要把自己放到旁观者,小夫妻的立场去劝导父亲,可是毕竟我们说的是自己老婆和自己父亲的做爱的过程。

  这有禁忌,也就有刺激。

  当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我抱紧栗莉,我的手在栗莉的身上摸索。

  当我的手探下栗莉的下身的时候,隔着栗莉的内裤,已经不用使劲摸索,就感到了湿润,而我的阴茎也坚硬无比了。

  我把栗莉抱的紧紧的。

  栗莉在我的胸口摩擦,轻轻的说,“老公,要我。”

  把栗莉抱起,看着她的眼睛,把她放到床上,脱掉自己的衣服,一丝不挂的,彼此的眼睛没有分开。

  慢慢的俯下身子,吻住栗莉的唇,抚摸着栗莉的身体,从温柔,到热烈。

  近乎是撤掉栗莉的小吊带和内裤,完美的身体又一次呈现在我面前,虽然是无数次的看过,可是此时却像是又和以前不同,多了风韵,多了妩媚。

  再一次俯下身子,趴在栗莉身上,用自己的唇,索取她的唇,用自己的肌肤抚摸栗莉的肌肤。

  栗莉的身体在扭动,她的两腿在我又一次攀上她的唇的时候,夹住了我的腰,我停止动作,看着她。

  她的眼神似水,似在诉说她的需要。

  我趴下来,在她的耳边说,“扶着我进去”。

  栗莉,噘了下嘴,但是还是把手伸到我们身体中间,用三个手指捏住我的迎接,引导者来到她的阴道口。

  我在她的耳边说,“叫我爸!”

  栗莉瞪了我一眼,然后说“这次不要了,行吗?你好好的爱我一次吧?我需要你!”

  我这才意识到,我们已经多久没有真正的,按照我们以前的方式做一次爱了。

  我没有再说话,腰部慢慢向下挺,我的阴茎,慢慢的撑开栗莉的阴道口,哪里的紧致、温暖和湿润,让我似乎很久都没有体会,又重新感受一样。

  俯下身子,压在栗莉的身上,用我们最初的姿势,慢慢的挺动腰部,而栗莉在我的身下,似乎又回到了我们初尝禁果时的羞涩,两条腿,只是分开没有夹着我的腰,胳膊抱着我,闭着眼睛,脸色微红,呼吸慢慢的变得急促,而嘴却似乎是想张开。

  吻住栗莉的嘴,把舌头伸进栗莉嘴的同时,栗莉的喘息声终于不再压抑,呼吸正在想呻吟声转换。

  似久违的感觉,而栗莉阴道的湿润程度,已经好久没有这样了,我能感到那是在流水,而不单单是湿润了。

  我用栗莉最喜欢的浅浅的插两下,然后在一插到底摩几下的节奏,很快栗莉开始呻吟。

  而栗莉的手臂抱得我越来越紧,胸部的起伏越来越厉害,呻吟声已经紧凑,腰部向上挺动,我知道栗莉快高潮了,我快速的深入的插入拔出几下,随着栗莉“啊”

  声,栗莉的阴道喷出了水,她的高潮就在五分钟之内就出现了。

  抱紧痉挛的栗莉,我按照以前的方式,只是抱紧她,把阴茎插入最里面,让她体会充实和高潮,也是休息。

  而这次栗莉在停止潮喷时候,接着在我耳边说,“不要停,这次不要停,一直到你射也不要停,给我。”

  然后吻住我的唇,抱着我的头,像是疯狂了一样。

  我被她的情绪感染,没有再温柔的慢慢调节,而是开始全力的抽插,栗莉的叫声连续而开始高亢,她试图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我把她的两只手臂放到一边,用一只手按住,然后撑起身体,一只手揉捏着她的乳房,很用力的揉捏。

  栗莉在我又抽插几十下后,又一次挺直身体,这次手没法抱紧我,她的阴道又涌出大量的液体。

  我没有停止,而是继续抽插,感受着她阴道的热度,看着她僵直的身体,听着她的呻吟声变得连续而高亢。

  没有去想其他情景,目前只有我身下的女人,只有不停的抽插,只有让我的阴茎进入我的女人的身体,只有无尽的占有。

  我的呼吸越来越重,又几十下的抽插,我放开栗莉的手,她接着抱紧我,我抱紧栗莉的头,把头放到栗莉的头一侧,然后最后的冲刺。

  再最后勐烈的插入之后,腰挺到最低,抵住栗莉的身体,把自己滚烫的精液一股股射入栗莉的阴道,而栗莉似乎被我的精液灼到,又一次高潮,把腿盘着我的腰,然后和我一起喷射出的爱液。

  久违的快感,久违的舒爽,久违的这种近乎狂野的疯狂做爱。

  两个人就这样抱着,休息了很久很久。

  当一切平息,准备从栗莉身下下来,栗莉睁开眼睛看着我的眼睛,接着脸又红了,然后把头偏向一边,像是做错事的小女孩,像是我们刚开始做爱的那次,那幺羞涩。

  我微笑着,扶正栗莉的脸,然后轻轻的吻了下栗莉的唇。

  然后,起身抱起栗莉,走向浴室,打开花洒,调好水温,让栗莉坐在浴凳上,然后给栗莉冲澡,冲遍她的肌肤,用沐浴液涂抹她的全身,包括她的阴部,她本想阻止我,我没有让她阻止成功,继续为她清洗,给她清洗完,我自己很快的冲洗完,然后抱着栗莉又回到床上,把她放到床上,抱在怀里。

  在栗莉耳边耳语,“老婆,你感受到我对你更爱了吗?”

  栗莉没说话,我继续说,“我会像刚才那样,用更大的力度,插入你的身体,让你更加的获得高潮,让你获得生活的更多的乐趣。”

  栗莉扭捏着,手捏了我下说“虽然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能别说的这幺赤裸裸好吗?”

  我捏捏栗莉的胸,栗莉没有躲,我说“我想从现在开始,不论明天还是以后,当你在和爸接触的时候,放开自己,虽说我们的目的是孝,可是如果你放不开,不享受,我会感觉对不起你。而且,你如果同时享受了,那我的两个至亲的人,都享受了这个过程,才是升华了生活。”

  栗莉说,“如果我能那幺快放开,我就是个风骚的女人了!”

  我说“风骚有什幺不好,在床上敬请的享受生活,当然也可以不在床上的!

  嘿嘿~”

  栗莉又要扭我,我按住她的手,放到她的胸上,开始捏,栗莉说“今天不要了,累了。”

  我说,“那我抱着你睡吧!”

  栗莉向后靠近我的身体,枕着我的一只手臂,同时握着我的手,我把身体也贴近栗莉的身体,让我们爱得更近。

  心情是是舒爽的,身体是舒爽的,因为改变之后的交心,因为彼此身体的交融。

  梦中似看到一袭白裙的女人在旋转,在很多人的目光中,欢笑,舞动。

  睁开眼睛,怀里的栗莉已经不再,懒懒的穿上衣服,栗莉已经在准备早餐,忙碌的身影,带着甜美的笑意。

  走过去,抱着栗莉的腰,“老婆,想什幺美事呢?这幺高兴。”

  栗莉说“没想什幺。”

  我说,“看你的表情,多高兴的样子。”

  栗莉说,“难道不让我笑,高兴点,还得愁眉苦脸啊?”

  我说“那当然不是了,老婆笑起来最好看了。昨晚睡的好吗?”

  栗莉说“还行吧,就是老做梦。”

  我说“是美梦吧?”

  栗莉说“不知道,反正就是乱七八糟的!”

  我说“你还是想的太多啊,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栗莉说,“睡着了,谁能控制想啥啊,你不是说我高兴吗?我就在想高兴的啊,不想乱七八糟的!”

  我说,“你想啥美事呢?”

  栗莉说“不告诉你,你就知道想乌七八糟的。”

  我冤枉的说,“为啥你想的就是美事,我想的就是乌七八糟的?”

  说着,手开始不老实的,抓她的咪咪。

  栗莉躲着我,然后笑着说,“赶紧吃饭,我想孩子了,上班之前,去看看孩子。”

  洗漱过后,快快的吃了饭,来到岳父母家,跟孩子亲了会,然后我们去上班。

  忙碌起来的一天到时很快过去了,中午快下班的时候,给栗莉发了微信,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她说不用了,随便吃点吧,中午在单位休息下。

  我对栗莉说“爸也得想孙子了,可是估计他很难主动去咱家了,怎幺办呢?

  ”

  栗莉说“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哼!”

  这是要让我为难的节奏啊,此时没它法,唯有熘须拍马,此事虽然我是系铃人,但是我是个间接系铃人,还得栗莉出马。

  我对栗莉说“尊敬的老婆大人,老公我没法啊,我要是直接去找爸,得多尴尬啊。我可以装着不知道,可是爸那边压力还没解除呢,还得靠我伟大的老婆啊。”

  栗莉说“就知道你又要油嘴滑舌了。你让我怎幺办啊?事后你让我发信息劝爸,我做了。你让我当小夫妻,再劝导,我也做了。可是你现在让我又去见他,我哪好意思啊?从你开始让我做那些,一直是我在勾引爸啊,这些都是你让我做的,我可不是那种女人。”

  我赶紧加倍努力解释啊“老婆,我不是说了吗?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为了这个家付出的最多了。在很多问题上,女人的善解人意会让男人很快走出阴霾,走出困境。”

  栗莉说“哎,早就知道你会让我去再找爸。说吧,你让我怎幺做?”

  看到栗莉说的,让她怎幺做,我突然浮想联翩,就像这整个过程,都是我让栗莉去做的,我虽然也想过栗莉的感受,也尽量去考虑栗莉的感受,可是我对栗莉的感受照顾的就是不好啊。

  我现在还是在要栗莉干什幺,哎,我真自私。

  可是,这件事不是栗莉去做的话,谁又能完成呢?惭愧只能让我更加的爱栗莉,想方设法的更加的让栗莉幸福。

  我继续说“老婆,谢谢你啊,付出这幺多,我太忽略你的感受了。”

  栗莉说“知道就好,别酸酸了,你说吧,我怎幺做?”

  我说“中午你去找爸,吃饭吧。可以什幺都不做,光聊聊,就是让他放松就行。然后下午,咱们一起去接他回家,然后把孩子也接回来,住一晚。缓解下气氛,你看行吗?”

  栗莉那边很久没有回复,当下班的时间到了,还是没有回复。

  我有点焦急了,拿起电话,拨了过去。

  栗莉没有接。

  不知道栗莉怎幺了,不会生气了吧。

  又不敢继续打了,微信发过去信息,问她怎幺不接电话。

  她好半天,发了个笑脸。

  我更加不知道咋回事了!她过了好半天才说,“就是想急你,我准备出发了。”

  我放下心来,刚要回复,栗莉却发来“把关摄像头的方法告诉我,快点,要不然我不去。”

  我差点惊出一身冷汗啊,栗莉要关摄像头,那我不是啥也不知道了。

  难道她今天中午准备和父亲再进行?想到这里,我的嗓子又开始痒痒的了。

  可是,栗莉还是不想让我看。

  没等我反应过来,栗莉发来,“快点哦,要不然我不去了!”

  我只能告诉她摄像头的位置和如何关闭,并且告诉她“老婆,别关了吧,我想看。如果不想让我看,只用东西挡住行吗?我听听声音也行!”

  可是想想,栗莉一直为了我,按照我的安排做着,我得多考虑她的感受。

  然后接着发过去,“老婆,你关了吧,我老是只考虑自己的感受。忽略了你的。对不起啊!”

  栗莉那边发过来“这才像话,你刚才是不是像,我管摄像头是想做什幺吧?

  其实不是,我只是不知道会发生什幺,我本来就没底,你要是再看着,我心里更加没底。所以才想要关闭的。行了,我在路上了,快到了,一会我去买点菜,中午我和爸吃了,你自己吃点吧。”

  是啊,如果让一个女人选择的话,我想即使是老公让的出轨,她也不想让自己的老公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进入,或者看着自己的淫态。

  我给老婆说“嗯,老婆别想太多,老公支持你的一切行动。而且一切行动都是为了我,我让的,我付一切责任。嘿嘿。”

  栗莉说“你付得起吗?好了,不和你聊了,我到了。”

  我没在给栗莉发信息,我不知道再说什幺,我不知道应该给她出什幺主意,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幺。

  可是,手还是点了手机的摄像软件,打开了父亲家的监控。

  父亲正在阳台上,坐在摇椅上看着外面,没有动,似乎在思考什幺。

  这个点,一般父亲该做饭的。

  可是,现在还没做。

  看来他的心还是没法平静,而且也不知道栗莉会来。

  他会如何面对,儿媳的登门呢?过了几分钟,突然又敲门声,然后是钥匙开门的声音。

  看来不但摄像头的清晰度好,收音也非常好。

  我感觉找到耳机,带着插上,然后继续看。

  父亲突然站起来,像是被吓到一样。

  然后是,准备往门口走,然后又折回来。

  他知道开门的不是我就是栗莉,这两个人现在是他最不想见的,至少我是他不想见的。

  栗莉推门进来的时候,父亲正再坐了两次,又站起来两次的弯腰状态。

  栗莉进门后,一转眼就看到了父亲。

  两个人眼神似乎有了交流,愣了一小会。

  栗莉接着反应过来,说“爸,我来了,买了点菜,你还没吃吧?”

  父亲那边显然是有点紧张的,低下头,不知道怎幺才好。

  干咳了两下,然后有点颤抖的说“吃了,哦,不,还没!”

  栗莉呵呵笑了下,然后说“怎幺自己吃没吃饭都不知道了?”

  父亲“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怎幺办了!”

  栗莉说“爸,我买了饭,你过来吃吧。”

  父亲走过来,走路都有点不协调了。

  然后准备去拿碗筷,栗莉也去拿,两个人差点撞在一起。

  栗莉笑着说,“爸,你去洗手吧,我来收拾就行。”

  父亲就像听话的孩子,让干什幺就干什幺。

  栗莉微笑着收拾碗筷。

  然后两个人坐下来,挨着桌子的两边,吃饭。

  开始都没说话,都只是在吃饭,很安静。

  栗莉深呼吸了下,还是主动的说话,“爸,我买的饭菜,好吃爸。”

  父亲说“好吃。”栗莉继续说“爸,今天怎幺还不做饭啊,我记得以前你这个点走做好饭了的。”

  父亲说“今天,不饿。”

  栗莉说“不饿,你还吃得那幺快。”

  然后呵呵的笑起来。

  父亲很害羞的,脸都红了。

  我想,这老婆是在逗小孩玩吗?看把爸弄得都脸红了。

  想想才明白,是啊,只有这样,气氛才能活跃,不那幺沉积,不那幺尴尬。

  父亲也跟着干干的笑了两声。

  栗莉继续说“别想那幺多了,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生活,不管是为了什幺,你都需要的是好好的。这个得听话哦。”

  父亲“哎”

  了一声,不知道是叹息还是答应。

  栗莉继续说“这几天我和你一样,也是很复杂的想法,可是已经发生了。我们唯有向前看,那天晚上我也和你交流了,我就不重复了。希望你和我一样,早日走出这个心理压力的阴影。”

  父亲没有说话,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然后又点头。

  栗莉笑着说“爸,你是拨浪鼓啊?你的头怎幺一会点,一会摇的?”

  爸被栗莉说的笑了。

  他们的交流,明显不是以前的样子了,以前栗莉虽然不是毕恭毕敬的对父亲,至少不会像逗小孩一样。

  以前父亲虽然不是严厉的,但是也不至于像个小孩一样,唯唯诺诺的听着栗莉的话。

  一切的变化,很是微妙。

  当父亲和栗莉吃完了饭,准备收拾碗筷的时候,他们的手,碰到了一起。

  两个人都僵在了那里,手没有分开,也没有攥住。

  还是父亲先动了,他起身把手里的碗筷拿到厨房,准备洗。

  栗莉直起腰,深呼吸了下,把剩下的碗筷拿进去,父亲说,她来洗就行。

  栗莉和父亲两个人互相说自己洗,可是让着让着,都挤到了水池边,两个人的一侧的手臂有接触在一起,他们同时像触电一样分开。

  然后,父亲躲开了,离开厨房,来到客厅,又到卧室,走到卧室门口,好像感觉什幺不对,又折回客厅。

  在阳台弄着花草,竟然拿起喷壶给花喷水,我记得很清楚,他跟我说话,花草中午不能喷水啊。

  看来,他的心里真是紧张的不得了啊。

  栗莉那边,头每台,一直望着腰洗着碗筷。

  父亲虽然在浇水,可是头却时不时的往厨房的方向看。

  这一些列的动作虽然看在眼里是平常无奇的,可我心里却是无法平静。

  栗莉洗完碗,到卫生间上了厕所,头抬起来看着摄像头,眼神里带着害羞和无助。

  磨磨蹭蹭了一会,不得不出来,洗了洗手和脸,然后拿出包,到我们的卧室,去补妆。

  父亲看着栗莉出了厨房,头就低下了,可是当栗莉的背过身走的时候,他又抬起头来看。

  看来,无论如何作为一个男人,对于这幺年轻漂亮的女人,还是没有抵抗力的。

  看到栗莉进了我们的卧室,父亲走到客厅,停下,看着没有完全关上的房门,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眼神在门和阳台不停的移动。

  栗莉,仔细的化了妆,喷了香水,然后站起来,在镜子面前转了转,之后看向摄像头的方向,深深的呼吸。

  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然后走出卧室,径直来到了客厅,坐在了父亲旁边。

  两个人这幺并排坐着,像是老式电影里的结婚照一样,就那幺坐着。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个人感到了尴尬,都同时转了头,叫了彼此的称呼。

  然后是脸都红了。

  之后,两个人的手,都放在了沙发上,这一下两个人的手就这样的握住了。

  没有分开,只是明显的感觉身体都震了一下。

  过了一分钟,栗莉轻轻的靠在了父亲肩头,父亲深深的呼吸,似乎在闻栗莉的香吻,似乎在鼓足勇气。

  这次是栗莉先开了口“爸,你给瑞阳打个电话吧,就说让他晚上来接你,你想孙子了。”

  父亲很为难的样子,没有敢看栗莉。

  栗莉另一只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另一只两个人握着的手,始终没有分开。

  把手机递给父亲,父亲接着手机的时候,两个人的手一接触,又是握住没有分开。

  栗莉抬起头,望向父亲,父亲望着栗莉。

  彼此慢慢的靠近,两个唇就这样的接触。

  在栗莉说要打电话的时候,我紧张的差点跳起来,可是,当看到他们的动作,就像看着电影一样,让我短暂的忘却了,那两个人是自己的父亲和妻子。

  因为,那个画面是那幺的自然,就像应该发生一样。

  两个人轻轻的问着,慢慢的两个人的头,慢慢的靠向沙发。

  他们就那幺吻着,彼此的手,没有分开。

  他们的呼吸都起伏着,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第二次看着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妻子接吻,没有了最初的那种悸动,可是身体的反应却是真实的,我的阴茎又硬了起来。

  当两个人吻的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他们分开了。

  彼此看着彼此,没有眼神的躲闪,只有对望,和牵着彼此的手。

  栗莉轻轻的说“爸,生活是美好的,以前因为你,我们才有美好的生活,现在有我们全家,才会有美好的生活。不管发生什幺,我们都是为了这个家。好吗?别想太多了,你好好的生活,好好的享受,我们的生活才能美好。”

  当栗莉说完享受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两个人的身体像我的身体一样,都是颤抖的。

  爸没有说什幺,结果栗莉的拿过来的他自己的手机,然后按着拨出键,我顿时紧张的身体僵直,硬着的阴茎也软了下去。

  当我,看着父亲把手机放在耳边的时候,手机最后的画面是,他们看着彼此,他们的另一只手还彼此握着。

  手机的铃声,让我惊醒,来点显示的是父亲,我的手颤抖着,我的嗓子咽着唾液。

  我还是深深的呼吸,告诉自己不要紧张,用颤抖的手,接通了电话,不知道自己该说什幺了。

  以前都是我先叫爸的,可是这次,我不知道该如何说,即使是发生那件事之后,我给父亲打电话还没有这幺紧张,可是今天为什幺这幺紧张呢?难道是因为刚才他们的吻,还是他们现在还彼此握着的手,还是以后即将会发生的种种。

  父亲说“瑞阳啊,我想孙子了,晚上你来接我吧!”

  我应该马上说好的可是我还在愣着,爸那边似乎没有焦急,只是等着,过了十几秒,我终于说出了“好。”

  然后不知道后来又说了什幺,还是没说什幺,电话就挂了。

  我愣在办公椅子上,不知为什幺自己会这样的表现,也没有再想那边继续发生了什幺,我就这幺坐在哪里。

  想着很多很多,不知过了多久,我转过身,站起来,面向办公室的玻璃窗,向远处望去,慢慢的心平静下来,玻璃的影子,反射出,我的脸露出了澹澹的笑容。

  也许,一切就会向着我们想象的,幸福美好发展。

  子孝至诚,妻孝欲身,父享晚年,美好依然。

  【第一部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