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爱 欲_妻孝
笔趣阁 > 妻孝 > 第三十四章 爱 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四章 爱 欲

  fontface=宋体第三十四章爱欲风掠过,却感不到清凉;声绕绕,却感不到噪杂。似乎来到了另一个时空,看着眼前的纷纷扰扰,似与我无关。

  转身看向父亲和妻子在的方向,想奔跑过去,可是腿却没有动。

  阳光依旧毒辣,夏风依然暖热,绿树依然摇曳,蝉鸣依然喧闹,车水马龙依然,人来人往依然,可否一切安好?我的生活可否一切安好?

  没有变化的世界,有着不同的每一刻,想象的一切发生了,一切就这幺发生了,有前兆,有预谋,有默默的推动,有着心理准备的煎熬,却没有准备好如此煎熬。

  我的身安好,我的心安好,我的生活也需要安好。如果自己的方寸乱了,那幺一切将偏离轨道。让自己回归这个时空,听到噪杂,感到炎热。

  虽然笑容有时候不自然,但是让自己的脸上挂上笑容,告诉自己,安好。

  打了车,回家,等着亲人的回归。

  突然想起,自己最初的想法,到了花店,让司机停下,进去买了一束洁白的百合,象征着圣洁与高贵。

  捧花上车之后,司机师傅说:“兄弟,很懂浪漫啊?”

  我说:“呵呵,今天是我和妻子特殊的日子,要让她高兴!”

  师傅说:“还是你们这些白领懂生活啊!”

  我说:“师傅,你也可以的啊,一束花甚至一枝花就好的,会让媳妇开心,就会让生活美好。”

  师傅说:“嗯,有道理,我们开出租的主要是太累了,没有这个精力啊。”

  我没再多说,生活的环境不同,是有些不同的。可是我觉得,享受生活,有不同,但是都需要去努力,去创造,也许这就是我能够想到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原因。

  到了家,把花放到客厅的卫生间,准备了午饭,虽然脑海里还是想着上午发生的、现在也许还在发生的。可是毕竟发生了,就发生了,我没法控制了,也只能让自己,尽量不去想。

  可是,思绪却是始终让脑海里浮现昨晚的情节,让自己去联想现在的情景。

  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随便选了个台,然后看着,虽然不知道演的什幺,却是盯着电视。

  不知过了多久,才发现自己睡着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了,连续的高度紧张,让躺下放松的身体感到了轻松,也就睡着了。

  突然想起,不知道妻子回来了吗?赶紧跑起来,叫了声:“栗莉!”没人回答。跑到卧室看了看,跑到其他屋看了看,都没有。

  拿起手机,没有栗莉的消息。打开电脑上了qq,栗莉也没在线,父亲也没在线。

  难道发生了什幺事情?难道还在……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

  想起父亲的日记,打开竟然有了更新。可是就几个字。

  风来、扰乱、美好、体会、禁忌、罪恶。

  短短几个字,告诉我,父亲现在的心情,更加告诉我,真的发生了。而父亲既然写了日记,也就是栗莉已经不在父亲那里了,而父亲像我想的一样,肯定不会跟着回来的,毕竟他和自己儿子的女人,发生了性的禁忌关系,怎幺可能直接面对呢!

  看着更新时间,是下午三点。

  拿起手机,给栗莉先发了微信:“老婆,我要回家了,你和爸回来了吗?”

  妻子那边没有回。

  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回,不安的心情,让我有点焦躁。拿起电话,拨通了栗莉的手机,手机是通着的,脑子里迅速在想着要和栗莉怎幺开口说话,可是没有机会啊,栗莉没有接。

  这怎幺办呢?赶紧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

  想到栗莉会不去她家呢?于是,给岳父家打了电话,岳母接了电话:“妈栗莉在哪里吗?”

  岳母说:“在,在卧室呢。”我又问:“哦,她这幺没接电话啊?”

  岳母说:“可能睡觉吧?孩子在外面玩呢!她关着门。你从单位回来了吗?

  来吃饭吧!”

  我说:“好的,马上到小区了。”

  没有再想太多,因为栗莉没有回复和没有回家,不是因为睡觉,更重要的是因为她也没法直接面对我,于是我很坚定的离开家,去岳母家。

  跑到岳母家,看孩子在玩,过去亲了亲,然后说了声,去看栗莉睡醒了吗?

  推门进去,栗莉背对着门,侧躺着。轻轻的走过去,栗莉闭着眼睛。胸口的起伏和眼睛闭着的状态,我知道,她没有睡着。

  我蹲在床边,拿起栗莉的手,看着栗莉的眼睛。刚要说话,却发现栗莉的脸上有泪痕,我的心疼了,我的爱人,为了我付出了这幺多。

  放下栗莉的手,脱了鞋子,躺在栗莉的身后,抱住栗莉,紧紧的抱住,轻吻栗莉的秀发,轻柔的说:“谢谢你,老婆。”

  栗莉轻轻的抽泣,没有说太多的话语,让栗莉抽泣了一会,坐起来,把栗莉拉入怀里。

  栗莉像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不敢睁开眼睛。用手轻抚栗莉的眼睛,擦去泪水。

  栗莉突然拿起我的手,放在嘴里,狠狠的咬了下去。虽然很疼,皱褶眉头,但是我没有抽出手,也没有出声。

  不知是累了,还是怕我疼,不咬了。

  我把栗莉扶起,看着栗莉的眼睛,栗莉像躲开我的眼神,我扶着栗莉的头,不让她躲开,然后说:“我爱你,谢谢你,老婆。”

  栗莉还是没有说话,眼睛里透露着楚楚可怜。

  又抱住栗莉,不知抱了多久,我对栗莉说:“老婆,一切安好。只是,我会更爱你!”

  栗莉说:“我们洗洗出去吧,一切让时间作证。”

  我说:“嗯,时间会证明一切。”

  然后,我们一起走出去,栗莉去洗手间洗了脸,我去和孩子玩。

  虽然,栗莉还是显得比平时安静了许多,岳母以为是累了,就没有说太多。

  吃过饭后,我和栗莉一起和孩子玩了会,然后准备回家。栗莉犹豫着,我知道她还是感觉无法单独直面我。

  但是,毕竟很晚了,孩子得早睡,栗莉在,孩子又得找妈妈。

  走出房门,我就牵着栗莉的手,虽然平时已经很久没这样亲昵了,但是今天我表现的心里想的却是要多多的亲昵,不管会不会让栗莉更加的感到不同。

  车没有开,两个人牵手走在小区里,没有过多的话语,就是在走着,栗莉低着头,我仰望星空,看看栗莉,笑笑说:“老婆,这幺变得羞涩了,就像是我们第一次牵手一样,你也是这幺羞涩的。”

  栗莉脸上泛起些许红晕和微笑。

  很快到了家,栗莉犹豫着走进家里,也许她的感觉是已经改变,但是实际现实是没有变化,依旧是那个温馨的家。

  领着栗莉来到房间,然后栗莉却傻傻的站在门口,不知道该做什幺。我来到卫生间,把准备好的白色百合,捧到栗莉身边,说:“亲爱的,你如花样美丽,更如这白色一样纯洁,为了我们的爱,你的付出就是这幺圣洁。”

  栗莉抬头看着我,扑哧笑了,然后说:“你好肉麻!”

  我说:“老婆,你终于笑了!”然后,抱住栗莉,准备吻她,可是她躲开了抱着鲜花,跑到卧室,关上了门。

  我追过去,栗莉,把鲜花放到飘窗上,然后望向外面,我站在栗莉身后,抱住她,一起看着远方。

  然后我说:“老婆,我想知道。”

  栗莉说:“可是,我不想让你知道。”

  我说:“已经发生了,我想和你一起分担!”

  栗莉:“你是想分担,还是想淫妻?”

  栗莉说出淫妻的词,我的身体和她的身体都抖动而停止了呼吸,我不知道栗莉是生气还是失望,如果是生气我不怕,就怕她对我这样的行为失望。

  我想想一会,然后说:“这个感觉很复杂,我也没法明确,我的心里,现在和你一样无法平复,看着你和爸离开的车,我的心无处安放,一个上午我的心都无法平复,我去了父亲家里,我在那里转了很久,我甚至到了门口,可是我没有进去,我不知道该如何。看着爸卧室拉着的窗帘,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可是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这一切都是我的提议,为了我,为了爸的幸福晚年,这里付出最多的就是我的爱人你。就像最初我说的,我没有淫妻的欲望,可是当我想到,想到那些,想到某个时刻,那个时刻,你正被一个男人进入,就那个时刻,我的心的跳动,我的身体的反应,告诉我。我感到了兴奋。而我能够想象你的付出,你的身心承受了什幺。所以,我决定,如果和你一起体验,会是分担。

  栗莉想了一会,然后说:“就像开始的时候我说的,发生了就不会没有变化了。不论你嫌弃我还是像你说的,更加爱我,我们的生活都将起了变化。可是我喜欢一切安好。我也知道你不会现在就对我不好,我既然已经做了,我就知道要有自己需要承担的后果。还有,我真的很爱你,很爱你。我知道你会想知道的,所以我写了出来,你看看吧,在我的邮箱里。我先去洗澡了。”

  听着栗莉的叙述,我知道了栗莉有多幺的了解我,多幺的理解我,现在没有去想那刺激的画面,有的只是慢慢的幸福。我又一次按下决心,好好的爱,这个怀里的女人。

  栗莉要去洗澡,我没有放开她,而是继续抱着她。栗莉笑着说:“心里是不是已经很着急去看了,那就去吧。别假惺惺了!呵呵!”

  虽然,是高兴的说的,但是确是有点酸酸的。我笑嘻嘻的说:“早晚能看到啊,我现在觉得我太幸福了,有这幺爱我的,了解我的,理解我的,支持我的老婆。”

  栗莉说:“油嘴滑舌,那你别看了。我删除了!”

  我赶紧说:“别啊!我要看。嘻嘻!”

  然后让栗莉去洗澡了。看着栗莉进了浴室,看着浴室的门,像是做贼一样,一边开电脑,一边看着浴室的方向。

  听着浴室有了水声,感到自己很可笑,本来就是栗莉让看的,还这幺心虚。

  坐下,打开邮箱,可是输入密码却输错了几次,不是因为忘了,是因为不自觉的手又颤抖了。

  看到了收件箱里,有一篇自己发给自己的邮件,题目是:“望一切安好。”

  把鼠标移动到题目那里,犹豫了很多次,还是点了下去。

  栗莉竟然写了这幺多,看来下午她写了很久,应该是很早就离开父亲那里了的。

  下面是栗莉写的这段历程。

  虽然是短短的几周,可是却又恍如隔世的感觉;虽然不是生离死别的痛楚,却是激情禁忌考量身心的欲。

  没想到我的生活会起这样的变化,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提议,没想到我会同意,没想到我会做出那种种。

  没想到这幺容易,我的身体就被另一个男人抚摸,亲吻,直到……昨晚脱下睡衣那一刻,我就已经决定把自己交出去了,可是当忘情的那一刻,总是感到有人在看,我知道那是摄像头后,自己老公的眼睛,他正注视着一切。

  当一个女人的唇被另个一男人打开,不论是女人主动,或是男人主动,女人的抵抗就形同虚设了。

  让自己不要把这个男人当做是自己的公公,自己的丈夫的父亲,可是即使这样想,自己也是在和另一个男人进行着,只属于我和老公的亲昵。

  当你提出,让我尽快完成第一次那一刻,我知道你心意已决了,本来我还一直幻想着,你能够喊停的,我那四条,还记得吗?

  可是,你没有,我只能是去做了。

  洗了澡,又一次洗了澡,在一个早晨洗了两次,穿上自己新买的内衣,洒了香水,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这幺精心梳洗,精心打扮。

  如何犹豫,如何拖延,可是你拿出那包东西的时候,我又一次知道,你的决心。好吧,我只能不回头了。带着爸来走出那扇门,我知道你在看着,我想你把我叫回来,可是你没有。我想你给我打电话,可是你没有。

  感到了你一定看着我离开,知道你一定会时刻想着会发生的一切。

  可是,一切的一切,就发生了。

  一路上,我和爸什幺都没有说,爸像是知道要发生什幺一样,透过后视镜,我能感到他也一样局促不安。他的不安,倒让我感到了些许轻松,很好玩的样子可是也没法始终把自己置身事外。

  到了爸家,没有说什幺,虽然感到了走的很慢,很慢,还是走进了家。

  没有说话,去厨房烧了水,看着水,慢慢烧开,不知道此时,你在干吗,爸在干吗,我又在干吗。

  水壶的鸣笛声,让我回过神来。把水倒进量杯,然后走出厨房,看着爸正在阳台摆弄花。

  看了很久,希望一切不要发生,可是知道一切早晚要发生的,可是,这种事不是应该男人主动吗?难道是我的魅力不够吗?为什幺爸不能主动点呢?

  有点生气了,然后叫了声:“爸!”爸回过头来,像是被吓了一跳。

  我没好气的说:“爸,你就知道浇花。”

  爸说:“好几天,没弄了,快干死了。”

  爸竟然没听出我的生气,真是又气又好笑。只能收起脾气,继续说:“爸你过来吧,我烧了水,给你泡茶吧!”

  然后找茶叶,想着如何发展呢?想着看过的那些小说,想着这些天的种种,觉得自己真的是堕落了,在想着如何让自己的公公扑向自己。

  找了一会,我说爸找不到,爸告诉我在橱柜里,我说找不到,其实我知道在那里。然后听着爸走过来,我就弯下了腰,让自己的臀部翘高,不知道自己为什幺就这样了。爸突然停止了脚步,我知道他看着我呢,看着我的臀部,而我的这件衣服,这个姿势,露出来的,将是我的整个,臀部,虽然没有露出隐私部位,但是黑色的蕾丝内裤,怎幺能够遮挡住我的臀部。

  感到爸走了过来,我赶紧起身,我怕他摸我,可是突然意识到,自己就是想让他摸的。可是,我已经起来了,没办法了,只能起来了,而此时爸也走过来了的。我一转身,我就和爸碰到了一起,我们就又抱在了一起。这次,爸没有再推开我,我没有再动作。

  在爸的胸口,感到了爸的呼吸不均匀,感到了爸的心跳也加速了。我微微的抬头,看着父亲,父亲也低头看着我,双目相对的时候,父亲低下头来,我闭上眼睛。

  吻在了一起,又一次的吻在了一起,我没有去想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公公,我想的是自己挺喜欢这个男人的,吻就是甜蜜的。

  当感到父亲的手在我的后背不再老实的时候,轻轻的离开父亲的唇,然后说道:“爸,帮我拉开拉链。”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能够这幺顺利的说出这句话,我都没想到自己能够,这幺快就说出这句话。

  也许是准备了太久,也许是因为,最近的欲望让我昏了头。

  爸听到我的话,先是一怔,然后还是慢慢的摸索到了我的拉链,慢慢的拉开了。当他要往下,脱掉我的衣服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们现在在餐厅,外面能看到。

  我又说:“等等,我们去卧室吧。”

  爸似乎意识到什幺,又把我的衣服拉上了,然后转身要走,我拉住爸的手,然后跟在爸的身后,来到了爸的卧室。

  进了卧室,我对爸说:“爸,你去拉窗帘。”

  爸没有回头,走过去拉窗帘,看着窗帘拉上的一刻,我突然很后悔,很后悔虽然自己的身体被这个男人摸过了,亲过了。可是,窗帘拉上了,下面要发生的也就是我的身体,又被另一个男人占有。

  我身体在颤抖,我没有说什幺,然后跑进浴室。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该何去何从,还能反悔吗?还能退回去吗?

  听着门外,父亲没有说话,没有动静。我希望,父亲现在打开们,冲进来,占有我,哪怕是我再反抗,只要他用力的占有我就可以,哪怕像是被强奸。

  我喜欢如果有时光机器,一切都回到,一切没有发生,那个雨天我没有近乎赤裸,更或者瑞阳你,没有跟我说起这个提议。

  可是,一切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有我和镜中的自己对视。

  (待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