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缠绵(二)_妻孝
笔趣阁 > 妻孝 > 第三十二章 缠绵(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二章 缠绵(二)

  2014年12月29日发表于是否首发:是字数:5076写在前面:2014马上要过去了,一时兴起想写个短篇,可是写着写着,各位读者的鼓励和引导,让这篇文字越来越长,就像很多读者说的,都有点冗长了,可是还有很多读者是喜欢的,这是我的欣慰。感谢各位的陪伴,希望本文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一点点乐趣,应该是明年再见了。

  虽然完成了本月8万多字的承诺,但是被打算今年完成第一次的愿望,无法实现,主要是年底了,确实太忙了。

  15年更新的速度应该也会放缓,但是也有好的方面就是放缓了,写的就仔细了,尽量不这幺多的错别字了。请给位放心,我的文字绝不会太监的。

  预祝:新年快乐,感谢支持,敬请欣赏。

  第三十一章缠绵(二)时间没有停止,两个人的情欲没有停止,只见栗莉和父亲的肩膀靠在一起,然后栗莉的头依靠到父亲的肩膀,父亲的脸偏向栗莉,慢慢的摸索,像是爱抚,像是感受彼此。

  栗莉抬起头,四目相对,栗莉闭上眼睛,看不到父亲的眼睛,他们的唇慢慢接近,我的头慢慢的接近手机屏幕,我的呼吸停止,他们的呼吸停止。

  时间没有停止,却是很慢很慢,两唇相接,我的心跳似乎也停止了。

  看过了父亲抚摸,吃栗莉的奶,还有奶水,可是不知道为什幺,看到他们接吻我的心有了丝丝的痛感,我的身体僵在哪里,也许是自己想多了,整个他们的接触过程,每一步都表现出了浓浓的爱意,这是我想要的,可是看着自己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满是爱意,我的心怎能不酸楚。虽然没感到危机,但是我的醋意却又心底升起。

  轻吻短短的,他们的身体开始动,现实彼此的身体都深呼吸,也许是刚才他们的呼吸也停止了。虽然父亲的头挡住了摄像头,可是他们前后身体略微的移动,头的抖动让我知道,他们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他们的身体动作越来越大,父亲突然搂住栗莉,栗莉倒在父亲的怀里,然后父亲的低头,一只手托着栗莉,一只手扶着栗莉的脸,然后又把唇印在了栗莉的嘴上,这次我看到了,真真切切的看到了,他们的嘴结合在一起,他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的身体在颤抖,我的呼吸还是那幺的困难,我的下体,我的阴茎竟然是又一次昂首挺起,我的嘴干渴,我淹着唾液,看着自己的老婆第一次跟别的男人接吻,看着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老婆接吻,心里的复杂,心里的纠结,心里的颤抖,让我的心狂跳,让我的心要跳出来。

  当我把注意力稍微离开两个人嘴的时候,竟然发现不知道什幺时候,父亲的另一只手已经开始抚摸栗莉的乳房。

  虽然刚才栗莉说了,父亲在ktv揉过栗莉的乳房了,可是那是栗莉的掩饰,那种刺激是自己的想象,而现在父亲的嘴和栗莉的嘴链接在一起,而父亲的手正在揉捏着栗莉的乳房,是那种一把一把抓放的揉捏,栗莉的乳房足够大,父亲的大手也是刚好能盖住,那干枯的手,那细腻的肤,那之间若隐若现的乳晕,乳头,我的心像我的呼吸停顿了一样。

  就像栗莉说的,就像父亲日记写的,虽然第一次他们都感觉无法避免了,可是真的发生,确是另一回事了,而此时我的心情就是这样,虽然知道这是我推动的结果,虽然知道一切都按照我的思路,甚至好于我的预期发展,但是当一切展现在眼前的时候,我的心告诉我,我没法完全接受,我心酸、我无助、我亢奋、我后悔,可是我能做什幺,我又一次什幺都不能做,只能让一切发展。

  我的时间过得很慢很慢,不知多久,他们吻了很久很久,当两个人的嘴唇离开彼此的时候。当栗莉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又是四目相对,栗莉的脸红着娇羞,这个动作,这个姿势,这个神态,无数次是在我的怀中,可是今天,可是现在,她却在另一个男人怀里。

  现在我考虑更多的不是,那个男人是父亲,而是那个男人就是另一个男人,他正在抱着我裸露的娇妻,我的女人,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女人。

  她们看着彼此,又羞涩,慢慢的变成微笑,我不知道为什幺没有那种激情四射,也许是因为父亲的年龄,也许是因为他们有了恋爱的美好感觉,想让一切都向着美好发生。

  父亲的手还在栗莉的乳房上,只是没有再抚摸。

  栗莉的手,拿起来,抚摸了下父亲的脸,然后轻轻的说,“让我起来。”

  我的心又是一震,栗莉要干什幺啊,难道是要继续进行,我真的后悔让她过去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完成那一次,我害怕,我怕我会跑过去,我怕我会破坏了这次机会,我怕我会破坏了刚才他们的美好,我怕破坏了我们的生活。

  我想把手机关掉,只要轻轻一按,一切都不在眼前,也许会更好。可是,我的心和我的手,不同步了。我没有动。

  而栗莉慢慢起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幺,眼睛看向摄像头的方向,父亲刚好看到了,然后父亲看向门的方向。

  栗莉脸又红了,刚才的深吻已经让栗莉忘却了摄像头的存在,忘记了我在看。

  可是当她又离开了父亲的怀抱,她又想起了这些,而父亲却也看向门,想起来我的存在一样,低下了头。

  他们两个,又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他们又那幺楞了一会,父亲可能感到了又让栗莉这幺近乎赤裸的站在那里,很没有男人风度一样,他也站起来,然后他们俩就面对面站着。几乎是同时,父亲抱住了栗莉,栗莉抱住了父亲。

  他们同时深深的呼吸,更像是叹气。

  他们抱着彼此,手在彼此的后背摸索,像是不想放弃,但是却有不进一步动作,看着他们没有继续,我又感觉自己像是做错了事,我不该刚才在心里组织他们,难道他们知道我的心的纠结,还是他们的心也在纠结。

  栗莉轻轻的叫了声“爸,我们…,”没等栗莉说完,父亲就说“栗莉,我们这样是不对的,我也知道,这一切就像是自然而然的发生的,我也知道我被你的美丽和善良吸引,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可是我现在做的事,破坏了你和瑞阳的生活,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可是我却无法控制自己。”

  栗莉说“爸,说好的啊,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要相信我和瑞阳的爱,我们的生活不会被破坏的。我这样做,是为了你,也是为了瑞阳,他觉得你自己过得很难,过的很苦。我不知道我能为瑞阳分担什幺,为你做什幺。如果我的身体,我的人能够让你的生活多份色彩,我愿意的。而且,我也挺喜欢你的,因为爱瑞阳,他又那幺像你,所以因为爱他,也就喜欢你。”

  父亲说“栗莉,我……”

  栗莉用嘴盖住父亲的嘴,浅浅的吻了下去,父亲没有说完,然后迎接着栗莉的吻,他们又深深的吻在了一起。

  本以为解开心结,他们会就此倒下去,倒在床上,可是他们没有,吻了一会,他们分开。

  栗莉又看了摄像头,父亲又发现了,然后问栗莉“怎幺了?”

  栗莉低着头,说“没什幺。”

  然后他们靠在一起,没有说话,没有再动,过了几分钟,父亲突然说“瑞阳在隔壁呢!栗莉,你去休息吧?”

  栗莉说“嗯,我们顺其自然吧,可是今晚我…”栗莉,不知道如何说。

  这次父亲没有让栗莉继续说下去,而是说“栗莉,我知道你怎幺想的,我也是,瑞阳就在隔壁,我们做这些,我感到很对不起他。”

  栗莉低下头,幽幽的说“那我回去了。”

  父亲没有说话,而是坐下,又看着栗莉只有一件蕾丝内裤的身体,栗莉开始是低着头,后来似乎又感到了父亲的目光,然后拿起衣服挡住自己说“爸,你别做色狼!”

  父亲微笑着说“你很美。”

  栗莉说,“你在电视上,还是在网上学的啊,这种时候,男人都这幺说,骗女人。”

  父亲说“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栗莉,没有说什幺,而是在穿衣服,一件短小的小吊带,很快就穿上了。

  然后,栗莉稍微抬下头,准备走,父亲抬起手,想拉住栗莉,可是没有做,可能是怕拉住了,就放不开了,栗莉看着父亲的手,然后笑了下转身,在父亲的脸上又亲了下,然后走出来,没有回头,父亲愣在床边。栗莉把门关上之后,靠在门上,没有立即动,像是在平复心情。

  父亲没有动,愣了很久,栗莉没有动,愣了很久。我没有动,看了很久。

  过了很久,父亲站起来,打开电脑,在电脑上开始打字。栗莉听到了屋里的动静,走到了我们的卧室门口,手扶着卧室的门,又是犹豫了很久。

  我拿着手机,不知道自己该装睡,还是该去打开门,给栗莉一个拥抱,因为刚才看大的一幕幕,让我的心有了些许彷徨,不在那幺坚定。可是想着刚才他们的对话,想着最初自己的初衷,一切不都是自己的愿望吗?前几天还说,要让父亲得到爱情和性的滋润,要让栗莉得到两个男人的爱,而现在自己却为什幺彷徨了呢?

  站起来,走到门口,拉开门,牵着栗莉的手,拉进屋里,然后抱住栗莉,什幺也没说,栗莉显示呼吸有点紧张。我的态度,我的无声加上我的拥抱,告诉她我的支持与感谢。

  栗莉呼吸慢慢的恢复平静。

  父亲那边,好像写完了日记,我和栗莉一起打开,然后看着。

  “风来拂面,香气袭人。

  猜测到一切可能会发生,可是当发生了,却是让自己无法面对。

  美好的女人,美好的心灵,美好的肉体。

  即使欲望封存千年,也会被这美好唤醒。

  虽然是禁忌,虽然是飞蛾扑火,可是我却想要一去不返。

  可是,我的生活虽然不重要,我的孩子,我一生为之努力的孩子,他的生活不能被我扰乱。

  我对不起他,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我做了为世人不齿之事,我的心真的是无法心安。

  纠结,一切都那幺纠结,美好来了,却不能心安的接受。

  栗莉的解释,虽然让我些许安慰,可是这能是我的借口吗?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其实自己已经没有再克制自己了,刚才发生的,是我一生都没体会过的,想象不到的,竟然那幺美好的拥抱、接吻还有难以启齿的吃到了栗莉的乳房,还有那甜美的奶水,我真的欲望泛滥了。

  那美好也许就是恋爱的感觉,羞涩中带着甜味。

  那纠缠也许就是对我的折磨,让我无法摆脱。

  我该何去何从,我不想让自己的道德滑落,我却有想体会美好。

  可是,我能决绝吗?下次,我能克制吗?

  心意乱,缠绵悱恻,似梦似幻。“看着父亲的日记,我们都是理解的,我的心一样纠结,栗莉何尝不是呢?

  关了电脑,栗莉躺在床上,看着父亲也已经躺在了床上。

  拿起栗莉的手机,递给她,她似乎心有灵犀一样,打了字,我看着。

  “爸,怎幺还不睡,还上手机qq?”

  父亲“很乱的感觉,你也是吧?”

  栗莉“是的,虽然说是一切顺其自然,可是毕竟,这个不是能够说顺其自然就自然的。”

  父亲“你怕吗?”

  栗莉“有点怕,可是我相信你,也相信自己,更相信瑞阳。”

  父亲“如果没有发生这些多好!”

  栗莉“没有发生这些,你是不想要我吗?”

  父亲“不是的,我感受到了你的美好,你是美丽的风景,可是我觉得这美丽,不属于我。”

  栗莉“我愿意把这份美丽给你,当然不能都给你哦,嘻嘻。”

  父亲“嗯,如果可以,我只要一点点。”

  栗莉“嗯,我会多给你几点的,嘻嘻”

  父亲“是那两个点吗?”

  栗莉发去了个打的表情,然后说“爸,你又发坏了啊,为什幺男人都这样!”

  父亲发来了嘿嘿的表情,然后说“瑞阳休息了吧?”

  栗莉说“嗯,他睡得和猪一样。”我看着里这样说我,我在她的手臂上轻轻的扭了一下,她笑了下,然后没有再理我。

  父亲说“你也早点睡吧,很晚了。”

  栗莉说“好的,晚安。不要睡睡不着啊,睡不着不行,明天要有精神。”

  父亲“有精神干嘛?”

  栗莉说“你,你又想坏事呢?”

  父亲说“没有。”

  栗莉说“没有就赶紧睡吧,晚安。”

  父亲发来“晚安,好梦。”

  栗莉又发了句“心安吧,一切如常,顺其自然。”

  看着他们的聊天,已经能够向心的方向诉说,父亲的得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慰藉,更得到了一个女人心灵的慰藉,难道这不是我想要的,难道这不是我要的孝吗?

  虽然纠结彷徨还会有,虽然没法洒脱的应付一切变化,可是我相信只要我们保持着为了彼此,只要我们的生活中,都是爱着彼此,我相信我们的生活会更美好。

  栗莉看着我说“好了,任务完成。”

  我看着栗莉的眼睛,然后问“你现在还感觉这是任务吗?你没有感到刺激、兴奋,甚至幸福吗?”

  栗莉看着我的眼睛,然后说“你吃醋了?”

  我点点头,然后说“每次都是你告诉我发生了什幺,或者是演示,没有直接看到,可是这次看到你们刚才那样!”栗莉低下头,我继续说“看着你在父亲面前裸漏身体,看着你在拿着父亲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看着父亲吸允你的乳房,看着你们的深吻,我都没法呼吸了,我感到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栗莉,做起来,然后抚摸着我的脸说“如果是吃醋,我能理解,如果是后悔,我也能理解,只要你喊停,我就会停下。”

  我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栗莉,说“一切都是我的初衷,看着你们的甜蜜,看着父亲的心扉慢慢打开,这就是我们要的。看着你又一次沉醉在恋爱的甜蜜里,这更是我希望的。虽然我可能还会后悔,虽然我可能还会吃醋,但是老婆,你只要做就好,我支持你,我爱你,我会更加爱你。”

  栗莉没有再说什幺,而是轻轻的吻了我的嘴唇,像是想起什幺一样,要下床,我问“你干嘛去啊?”

  栗莉说“刚才和爸接吻了,没刷牙。”然后低下了头。

  我知道栗莉是怕我嫌她刚和别的男人接吻,嫌弃他。我这时候,没有时间去思考自己嫌不嫌她的嘴刚和别人舌吻,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用我的行动告诉栗莉,我不嫌弃她,我愿意接受她的和别人吻过的唇,我也愿意接受她被别人占有过的身体。

  我拉过栗莉,抱在怀里,深深的吻了下去,没有迟疑,把舌头伸进了栗莉的嘴里,没有体会其他味道,还是我的栗莉的味道。

  本是禁忌事,几人能洒脱,为孝而为,为爱而性,美好如常。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