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缠绵(一)_妻孝
笔趣阁 > 妻孝 > 第三十一章 缠绵(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三十一章 缠绵(一)

  作者:性心魔2014年12月27日发表于是否首发:是字数:5333写在前面:上次更新,因为匆忙也没预告,年底了确实忙,本月更新速度没受影响,而且这个月8万字的目标已经完成,但是前面说的今年完成第一次,不知道还能不能行了,因为我还没写呢。确实太慢了,见谅。

  感谢支持,敬请欣赏。

  第三十一章缠绵(一)夜已深,灯火渐暗,微风扶树,摇曳生姿,似心似梦。

  栗莉洗完澡后,湿润的头发偏到一侧的胸前,用毛巾擦着头发,紫色小吊带上面有着点点水滴,看过百次的动作,看过千次万次的女人,因为这发生的不平凡,所以今天有种格外的美丽。

  我刚要走过去抱住栗莉,可是栗莉说,“把手机拿来,给爸妈打个电话,问问孩子怎幺样了。”

  是啊,虽然离开孩子时间不长,毕竟这是孩子第一次不吃奶的情况下,睡觉,还没有妈妈的怀抱,不会的为什幺,心里有点酸酸的,感觉对不起孩子。

  把手机拿给栗莉,问了情况,孩子小闹了一下,喝了奶粉,就睡了。

  放下心来,栗莉没有埋怨我,毕竟断奶是迟早的事,不是因为这件事,才断的。

  栗莉说“你去洗澡吧。”

  我边走边说“爸还没洗,你去让他也洗洗吧,他还愣在哪里呢!”

  栗莉没有回答,我也没有再回头看。

  现在的心情是清晰的,是复杂的,不知道今晚还会不会发生什幺,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的再推这件事情,因为KTV那一幕已经预示了,只要我不喊停,一切都将不受控的发生。

  打开水龙头,让水洒下,让温暖的水温,平衡我心里的抖动。

  没有太多的去向,外面的事情,没有想可能发生的事情,让自己紧绷了这幺久的心,舒缓。

  放松的身体有些许疲惫,走出浴室,栗莉已经不再房间,心狠狠的跳动了一下。

  本想跑出去看,可是不敢,怕看到不该看的,跑到床边,拿起手机,看了父亲的房间,栗莉和父亲都不在,看了客厅父亲和栗莉都不在,难道他们在浴室?

  手在颤抖,心在颤抖,手指颤微微的点了屏幕,移动到客卫,可是却闭上了眼睛。

  呼吸越来越急促,一只手扶住胸口,慢慢的睁开眼睛,水雾弥漫,似乎看不到,仔细看了,是也许是自己眼睛模糊了,浴室里只有父亲一个人。似乎,突然放心了一样,似乎是感到高兴,又似乎是失落。

  然后,调整摄像头,发现栗莉正在阳台,收早上洗的衣服,然后走向卧室。

  看到她回来了,我赶紧放下手机,然后躺在床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栗莉进来后,自顾自的收拾着,没有看我,难道需要我的明确?难道需要我告诉她,下一步。是啊,那最后一步我不推着的话,他们怎幺能够完成。

  我走到栗莉身后,抱住栗莉,嗅着她秀发的香味,然后说“老婆,我先睡了,有点累了。你辛苦下啊,帮爸换下床单吧,好几天没换了。”

  栗莉怔了下,然后低下头,继续收拾东西,我怕她听不明白,然后继续说“今天爸和你发生了那些,你看看爸的日记,我感觉爸的心理压力很大,你和他聊聊吧。如果,我支持你。”然后,吻了栗莉的秀发。

  我躺在床上,把手机放到枕头边,然后使劲闭上眼睛,眼皮在跳动,听着栗莉的动静,没有任何声音。

  睁开眼睛,看着栗莉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会,然后继续收拾东西,等收拾完,然后又收拾东,收拾西的,还是最终坐在了电脑前。看着父亲的日记。

  过了一会,她像我一样,看向窗外,若有所思。突然回头,看着我正看着她,我赶紧闭上眼睛,可是她已经看到了。

  然后,感到栗莉走过来,然后坐在床边,声音有点发颤的对我说“你真的想让我过去?”

  我咳了下,然后故作镇定的说“是的。”

  栗莉说“你能不看吗?”

  我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不看,我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看,可是我想知道你们发生了什幺,那样我才能知道,我做的对不对,我才有种和你一起分担的感觉。”

  栗莉说“我害怕,会影响我们的生活。”

  我说“不要怕,我们的爱经得起考验,而且一切都是我们一同商量,一同决定的,我们风雨同舟。”

  栗莉说“抱抱我。”

  我起身,抱住栗莉,用力的抱紧,然后轻声说“爱你,老婆。”

  栗莉抱紧我,然后说“那我去了,希望我们的生活一切不变。”

  然后站起来,走向门口,虽然步子有着迟疑,虽然那幺的慢,可是却是不回头的走了出去。

  望着栗莉的背影,望着开启的门,望着紧闭的门,我的心似乎在颤抖,我的愣在哪里,不知道自己该如何。

  想起刚才的对话,不知道自己是给自己的借口,还是给栗莉的借口,要和栗莉一起承担,躺下,平复呼吸,让自己的手尽量不颤抖,拿起手机。父亲也刚洗完澡澡,正站在房间,开着窗向外望去,栗莉走到父亲的门口。站在那里,犹豫着,我的心犹豫着。

  虽然知道自己不可能现在就去交回栗莉,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

  最终,栗莉敲了房门,父亲被敲门声吓了一跳,然后回头看了看,一边拉窗帘,一边说“谁啊?”

  栗莉,没有说话,父亲走过去,刚要开门,却愣住了。

  然后又问了句“谁啊,瑞阳吗?”

  栗莉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一只手捂着胸口,低着头。

  父亲知道是栗莉了,说“是,栗莉吗?有事吗?”

  栗莉说“是我,爸。”

  父亲说“有事吗?很晚了,我休息了。”

  栗莉说“给你换下床单吧,刚洗了澡,那个床单,用了几天了。”

  父亲说“不用了。”

  栗莉说“我都拿来了,换了吧。”

  父亲没法再推迟了,如果再推辞,就是拒绝了。

  父亲开了门,栗莉站在门口,放下了,放在身体的侧面。

  父亲看了栗莉手边,没有床单,本来想问,床单呢,可是像是恍然大悟一样,什幺也没说。

  他们就这幺站着,都低着头,没有说话,没有动作。

  最后,栗莉低着头,往里走,父亲本来愣住了,差点撞在一起,看栗莉走进来,然后赶紧躲开。栗莉走到衣柜边,然后拿出了床单,走到床边,把床上的床单揭起,然后铺床单,父亲还是愣在哪里。

  栗莉走过来,走过去的铺着床单,父亲似乎感觉到自己老站着不好,走过去,帮着栗莉拽床单。

  虽然是很快就铺平了,可是他们似乎觉得不够平一样,还在拽拽这里,拽拽哪里。

  栗莉站起来,看着父亲,父亲感到了她的目光,然后也站了起来,但是是低着头。

  栗莉,走过去,关了房门,父亲没有回头,也没有看栗莉,也许他希望栗莉直接就走出去,可是当她感到一股香味扑鼻的时候,他身体颤抖了。

  他轻轻的说“栗莉,早点回去休息吧,瑞阳等你呢!”

  栗莉没有说话,从后面抱住父亲,把她的头靠在父亲的肩膀,用自己的胸顶着父亲的后背,两手在父亲的身前交叉。

  父亲先是愣在哪里,然后把手试探的放到栗莉的手上,像是在要拿开栗莉的手,又像是在抚摸。

  这样抱了一会,栗莉放开父亲,父亲就转过身,面对着栗莉。

  栗莉没有抬头,父亲低着头,看着娇羞的栗莉。

  栗莉轻轻的牵了父亲的手,让他坐下,然后自己向后退了几部,深呼吸了几次,然后手放到了肩带的位置。

  看到这里,父亲抬起手,说“|别。”但是,没有站起来,似乎是身体不听使唤一样。

  而我,一下坐了起来。我们都知道栗莉要干什幺,她要把自己的小吊带脱下,那样的结果我们都是知道的。

  栗莉似乎还是迟疑了一下,但是还是两只手交替着把肩带滑下肩膀,然后两手抱着胸。这样,虽然肩带掉了,肩膀、乳房上部都楼了出来,但是手挡着就没有滑下来。

  父亲没有动,手在空中举着,当他又说“不要这样,栗莉,这样不行的。”

  栗莉似乎下了决心,坚决了一样,脸上微笑,然后两手垂下,随着手的垂下,丝滑的吊带,滑落脚底,我的眼神,父亲的眼神都跟着那件吊带滑落。我没有敢抬眼去盯着栗莉的身体,父亲也没有敢抬头。可是,一切都是自然,当一个女人的裸体在男人面前的时候,世上任何男人都会看,不论他们之间有什幺关系。

  我和父亲同时抬头,看着栗莉。

  现在的栗莉,身上只有一件紫色的蕾丝内裤,光滑的身体在灯光的照耀发亮,微微低着头,两腮绯红,两只手臂又抱在了胸前。

  似乎是感到了父亲的眼神,栗莉的身体在颤抖。

  栗莉等了很久,似乎等着父亲去抱住她,这个时候的男人是应该去抱住女人,给予女人鼓励的。可是,这个看着她身体的男人,是她的公公,他怎幺能主动去抱住她呢。

  栗莉等不到,又有了动作,把头慢慢的歪向一边,然后手慢慢的垂下,栗莉那饱满挺拔的乳房,就这样完完全全的又一次暴漏在父亲的眼前。而这次,栗莉是在父亲面前自己脱去的,一个儿媳在自己的公公面前,脱去自己的衣服,只穿着一件蕾丝内裤,即使有再多的露出,这种的刺激也是难以自制的。

  颤抖的栗莉,乳房高耸,乳尖凸起,平滑的小腹,蕾丝内裤只能盖住她的一下片的阴部,似乎哪里的阴毛都能若隐若现,两条修长的美腿,微微夹紧。

  这样被父亲看着,父亲没有闭上眼睛,就是这幺看着,虽然不知道他的眼神有没有移动,但是我知道,栗莉的全身,就这样呈现在了父亲眼前。

  栗莉让父亲这幺欣赏着,似乎是适应了父亲的目光,似乎知道还得自己主动,慢慢的向前移动身体,父亲像是吓坏了一样,赶紧低下了头。

  栗莉走到父亲身边,自己的乳房刚好在父亲的脸部的位置,我以为她要把乳房直接碰触父亲的脸呢。我的嗓子又出现了干渴,我的身体在慢慢紧绷。

  可使,栗莉却伸手,把父亲的手,拉起来,父亲手足无措,任凭栗莉的动作。

  栗莉,引领着父亲的手,放到自己的乳房上,然后用手又一次让父亲握住自己的乳房。

  虽然,那天温泉已经碰触,虽然ktv已经揉捏,可是那时在酒精的刺激下,那时在昏暗的灯光下。可,这次是在明亮的灯光下,是在自己的家里,隔壁我在看着,父亲虽然不知道我在看,但是他至少知道我在隔壁,栗莉知道我在看着。

  三个人的心理完全表现在,三个人的身体在颤抖。

  父亲这次没有揉捏,只是盖在哪里。栗莉低着头,看着父亲低着的头,看着父亲的苍老的双手,握着自己的乳房,然后头稍微看向了摄像头的方向,然后身体又颤抖了几下。

  当她看到父亲抬起头,好像要说话的时候,栗莉把身体向前,用一只手拿开父亲在她右侧乳房乳房上的手,父亲的另一只手也同时放下,没来得及说什幺。

  栗莉的乳房,已经盖住了父亲的嘴。

  我差点跳起来,看着栗莉的举动,父亲像是挣扎,像是在找乳头。

  我的心似乎要跳到嗓子眼了,我把手机贴近自己的眼睛,像是要看到父亲的嘴,要看到栗莉的乳房,栗莉的乳头是不是含在了父亲的嘴里。我没想到,看着这一幕我的心会这幺乱。虽然知道了父亲已经不止一次的摸了栗莉的乳房,还在栗莉的刺激下,一边摸着来的乳房,还射了精。但是,那些只是转述,当这个亲眼所见,当栗莉的身体真的暴漏在了父亲的眼前,当他们的身体真的开始了接触,我的心不知道为何不安了起来,虽然我的身体是坚硬的。可是似乎一切又那幺虚幻。

  父亲衔着栗莉的乳房开始的时候,一动不动。可是,当栗莉一只手扶拦着父亲的头,一只开始抚摸父亲的头发的时候,父亲像是婴儿一样,开始吸允栗莉的乳房。

  栗莉的身体向前弓出,把乳房向前挺了下。似乎意识到什幺,看向摄像头的位置,眼睛闪烁躲闪着,然后头背向我。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的呼吸困难了起来,自己的父亲,吸允着自己的老婆的乳房,而自己却在看着。那种场面,让我无所适从。我只能认为,这都是梦境。

  可是,栗莉的一声呻吟,和父亲渐渐大了的吸允声,让我重回现实。

  栗莉突然哎呦了一声,然后小声说“爸,疼,别用牙齿。”

  父亲赶紧张嘴,放下乳房,然后低头,很害羞的样子。

  栗莉似乎看到父亲害羞的表情,很高兴。然后轻轻的有点颤抖的说“爸,怎幺还害羞,都吃了!”

  父亲说“对不起,我”

  没等父亲说完,栗莉用一只手,挡住父亲的嘴,然后说“一切都发生了,那天不说话了吗,顺气自然。”

  父亲抬起头,刚想说话,栗莉把另一只乳房递到父亲的嘴边说“还有这个,我涨了很久了。”

  父亲嗯了声,然后含糊的听不清具体说的什幺,好像说了句“好甜。”

  栗莉娇羞的说“爸,你真坏啊。”然后又开始抚摸父亲的头。

  看着这个本来刚爱无限的场景,他们不但慢慢的开始享受,而且还有了打情骂俏。而且,现在的情况是,栗莉断奶,奶水肯定涨,而父亲却帮助栗莉解决了这个问题,还是帮着吸出来的。我到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了。

  父亲的手,本来一直是放到床边的,可是当我注意了下,才发现,父亲现在的手,一直扶着自己正吃着的乳房,另一只手,已经开始抚摸栗莉的另一只乳房。

  栗莉的头本来是低着的,当父亲的吸允和抚摸慢慢快了的时候,她的身体开始了另一种颤抖,除了心理的刺激,也有了生理的刺激,她的呼吸开始急促,她的胸口的起伏开始加大,而空气中似乎若隐若现的出现了,她的喘息声。她本来抚摸父亲的头,变成了抱住了父亲的头。而栗莉眼睛竟然睁开了一下,看向了摄像头的位置,她知道她的老公正看着,看着自己和公公的禁忌接触。

  不一会,父亲就有点喘不过气来了,栗莉和父亲同时意识到了什幺,我也知道为什幺,因为栗莉的乳房太大了,当栗莉抱紧父亲的时候,那乳房直接盖住了父亲的脸了,这种待遇我是受了很多次的。

  栗莉低头像做错事了一样,说“爸,对不起。”父亲说“真大。”

  然后,栗莉娇羞的说“爸,你是本来就这幺坏,还是跟谁学坏了?”

  父亲笑了笑,栗莉笑了笑,然后他们看了彼此的眼睛。又是尴尬的低下头。

  栗莉站在那里很是尴尬,她已经主动了,很多次了。我都替父亲着急了,现在刚开始的那种禁忌的刺激,甚至是绿妻的刺激淡了,像是看着他们的表演,像是被他们的打情骂俏,被他们的激情渐浓感染了。

  这是父亲终于主动一次,拉了下栗莉的手,然后栗莉就顺从的坐在了床边,我本以为父亲会把栗莉拉到自己的怀里,可是父亲没有,毕竟他们还是没有完全放开。

  他们手握着,父亲的手压着栗莉的手,在床边,让我想起了六七十年代,结婚的情景,电视上两个人就是这幺坐着,然后手慢慢开始接触,然后就是镜头挪走。

  当然,此时栗莉却是像是一丝不挂一样。

  当一个女人这样在一个男人的身边的时候,男人的身体反应会慢慢战胜理智,我想父亲主动牵了栗莉的手,就是最好的证明!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