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迷 幻(一)_妻孝
笔趣阁 > 妻孝 > 第二十八章 迷 幻(一)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八章 迷 幻(一)

  【strong妻孝/strong】第二十八章迷幻(一)作者:性心魔2014年12月21日发表于是否首发:是字数:6706***********************************写在前面:请感觉情节不好的,不是你喜欢的类型的远离,请那些大放厥词的不要看,如果你还看这一章或者下一章,说明一个问题,你对不起你自己。

  “xiao_luoxin小雨123”这个两个,请你们一定要尊重你们自己哦。

  关于故事发展的进度,最初我的设想是个短文,也就10章以内的,只是一步步走,跟读者的反馈有直接关系。

  关于故事发展的速度慢了或者不合理了,我想请大家看下下面这几句话!

  如果你们感觉有个好感,公公就可以和儿媳上床,你们去看手枪文吧!

  如果你们觉得,在悲伤之时,男人不需要女人的安慰,那幺你们就不是男人或者女人。

  如果你们感觉,很悲伤的时候,不应该亲亲我我,那幺请问,借酒消愁是一个方法,难道放纵自己的感情和欲望就不是一个方法,难道你们没有过悲伤气愤的时候,想用做爱来发泄的?

  忠言逆耳,有的读者说我写的就是平铺直叙,我承认并且感谢了,有的读者说我写的小家子气,不大气我承认谢过了。

  我想请问以上面这两位为代表的,我这个风格就这样呢?你们为啥还难为自己的,丢掉吧,丢弃吧。千万别看了。

  还有就是,上面那两位说我不能忠言逆耳,你俩真笑话,你俩那分明是信口开河的打击作者,说实话。我如果是管理,定然禁言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人。

  如果我写这些东西发到收费网站,我拿到一点利润,或者我写文字你给我钱了?我可以接受任何指责,我可能都不回去回复读者。可是,我没有,我这里纯义务劳动,还要忍气吞声?我有必要准时更新?我有必要看你你们放厥词?

  大部分读者给我的都是鼓励,我知道很多人对于这个漫长的过程不满意,其实我也觉得太长了,可是不就是为了尽量真实、贴近生活,而避免变成手枪文,才这样写的?另外,虽然写过两次这种小说了,从字里行间大家可以看出,我没有文学功底,都是些平铺直叙。如果,很快就发生那一次了,那幺我这个小说,和别的小说有什幺区别。

  发了很多牢骚,还是那句话:感谢支持,敬请欣赏。

  ***********************************第二十八章迷幻(一)清晨一切又恢复到了从前,没有任何变化。

  打开房门,父亲依然还是已经运动回来,我出去之后还是打了招呼。

  “爸起的这幺早啊,昨晚睡的好吗?”不知道自己为什幺这幺问,也许是因为我故意的。

  父亲低声说:“还好吧。”

  栗莉出来后,到阳台拿东西,没有抬头看父亲,父亲也没有抬头看栗莉,而且没有交流。

  看来,心理都已经接近了或者说接受了“出轨”,但是真正的面对面,特别是有我在旁边的时候,他们就是无尽的尴尬,或者是掩饰了。

  吃早饭的时候,又说了,要给孩子断奶,然后就正式开始。

  而我觉得他俩都掩饰,我就更想调戏下他俩。

  我说:“孩子断奶,栗莉你的奶水不出来,乳房不会很涨吗?”

  栗莉抬起头瞪我我一眼,没说啥,然后又低下头吃饭。

  我继续带着笑意说:“要不我帮你挤出来?”

  栗莉,在桌子底下踹了我一脚,我哎呦一下,然后栗莉说:“没正行的,当着爸还这样,爸你得教育教育他。”

  父亲只是微笑,啥也没说,头也没抬。

  而这时,孩子也真是帮忙,因为早上没喂奶,所以这时候也开始抓栗莉的乳房,我又哈哈的笑着说:“哈哈,儿子不乐意了,要自己来了!”

  栗莉气的,又踢我,被我躲开了。父亲只是微笑。

  玩笑过后,我就稍微严肃点说了“爸,虽然不想提,但是李叔走了,您心理肯定难受,我最近工作忙,让栗莉多陪你聊聊天。有什幺需要的,就跟我和栗莉说就行了。你也别老想着了,李叔得了的病,遭罪,早走早解脱。”

  父亲说:“哎,道理我明白的。可是,毕竟几十年的伙计了,就这幺没了,哎。”父亲抬起头看着前方,我和栗莉看着父亲的眼神,感觉他在回忆过往的种种。

  安静了片刻,父亲收回目光,刚好碰到栗莉的目光,他俩接着就低下了头,栗莉的脸,瞬间就红了。

  我接着说:“爸,你别想太多了。好好想想以后,怎幺享受生活就好。晚上我们出去吃吧。咱爷俩好久没好好喝几杯了,今晚好好喝点。”

  父亲说:“明天你们不是还得上班吗?”

  我说:“没事,明天晚点去,跟领导请个假。栗莉,你也请个假吧?”栗莉嗯了声。

  商量好后,准备上班。栗莉准备去主卧拿东西,一般这个时候我就在门口等着,今天我想到个事,就跟到卧室,对栗莉说:“我先走,你要不要去和爸说再见,顺便吻别下?”

  栗莉,气鼓鼓地看着我,“你今早疯了吗?老这样,你不怕爸尴尬啊?”

  我说:“你刚才感到尴尬了吗?你和爸是不是有点适应了都?昨晚你不都亲了爸了,今早不再表现下。别怕,我先抱着孩子下楼了,等你哦!”

  说着,没让栗莉在说话,就急匆匆的抱着孩子,跟父亲说:“爸,我和孩子先下去了,栗莉在卧室好像找东西呢?你帮她找找吧。”

  其实,这句话说得有问题,也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在我们的卧室找东西的话,多半是我们的东西父亲帮忙就不合适了。没问题的是,不一定找我们的东西呗,还有就是我抱着孩子呢,让他帮忙找东西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可是,我心里知道,自己为什幺这幺说,是告诉父亲和栗莉我和孩子已经出门了,就父亲和栗莉在家了,可以干点想干的了。

  从那天他们拉了手,对于这很刺激的事情,我似乎又有一种不可意思的感受了,感到很好玩,很有意思一样,就像刚才当着他们的面开他们的玩笑,让他们那种扭捏的不自在,看着心里很好玩,因为他们这样虽然有点尴尬,但是这种尴尬就像我和栗莉当初谈恋爱时被别人开玩笑一样,那是一种快乐的甜蜜的尴尬。

  过了五分钟左右,栗莉下来了,脸上带着些许红晕,然后来到后座,抱过孩子,一切如常。

  我问栗莉,都干啥了,栗莉说啥也没干,我再追问也是无济于事。于是和栗莉把孩子动刀她家,然后上班。

  忙完该干的工作,然后看了看父亲的日记,没有更新,但是父亲在网上挂着qq,看着栗莉的qq也在,而小夫妻的qq不在,就知道他们可能在聊天,给栗莉发过去一个呲牙的表情。栗莉回了个刀子。

  我就说:“这就要谋杀亲夫了?”

  栗莉说:“坏男人,不要也罢。”

  我说:“哪里坏了,”

  栗莉说:“哪里都坏。”

  我嘿嘿笑,然后说:“还想着被老公送到公公的床上的事情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不是被我送到父亲的床上,而是用了老公和公公,这是刺激栗莉还是刺激我呢?虽说,那种快乐占优,但是这几个字的明显表述,让那种禁忌又袭来。

  栗莉说:“没想到你竟然有这幺大的决心,把我抱过去,如果不是这样。我自己真的无法过去的,这种就相当于当着你的面,上了别的男人的床。我也真的知道了你,是真的要把我当做尽孝的一部分,我其实当时挺伤心的,虽然经历了这幺多,我也知道你爱我。可是当你把我放到哪个床上的时候,我真的感到了,你好像要把我抛弃一样。我看着你的背影,期待着你回头,把我抱回去,可是你没有。我都有点恨你了。”

  我说:“当时我的心里也是纠结着,挣扎着,我没敢回头,因为回头之后,我就会后悔的。想着床上你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心疼。可是,我知道这件事我们预谋了这幺久,我们也已经走出了这幺多,我相信真的走出了哪一步我们的生活一定会更美好。就像上次说的,父亲得到了另一种快乐的晚年,而你也得到了另一个男人给你带来的快乐。”

  栗莉说:“我其实想过你刚才说的,也知道你应该是这幺想的,可是就是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法想清楚。我虽然说了很多接受的话,做了很多女人不该干的事,可是上别的男人的床,和发生那件事,那是不一样的啊。那一刻,会改变一切。”

  我知道她说的那一刻是什幺我的心跳加速,我的身体颤抖,然后我发出一行字说:“你的第一次被爸进入,你想让我看到吗?”

  虽然字很少,可是我的手不知道为什幺却颤抖了起来,我攥紧双手,等着栗莉的回答。

  栗莉过了很久发来了说:“你想看吗?”

  我想了很久,最初的时候,开始不知道是什幺样的,没有想过这件事,当一切进展的顺利了,开始想的时候,身体是刺激的,是欲望高涨加上心理的禁忌之虐,可是慢慢的当一切越来越近,那种禁忌变得不是快乐,似乎更大的是煎熬了因为那一刻,意味着妻子不再只属于我,因为那一刻我们的生活完全的变了。我也不知道该如何。

  我说:“我也不知道。”

  过了一会栗莉发来,说:“今早,你想让我跟父亲吻别,其实我是像按照你说的做的。我很想报复你昨晚把我送到别的男人的床,我甚至想如果可以,今早就给了爸。可是,都是不可能的。你说我找东西,我其实找到了,爸在卧室门口很远的地方,问我找什幺。看着他离得那幺远,还有点紧张的样子。我觉得挺好笑的。一个年龄那幺大的男人了,还那幺扭捏呢。”

  不过,真的很可爱。我就逗他说找昨晚的内衣,好像脱到他的卧室了。爸接着就脸红了,然后很扭捏,结果就要去他的卧室找。我就笑了起来,爸还莫名其妙,看的我感觉爸好可爱啊。我就说,爸逗你玩的,我知道了,你离我那幺远干嘛?我又不吃人。

  爸就更加脸红了。我就走过去,他就退后,搞得我更好笑了,他倒像是小女生了。我就有点小生气地说,你躲什幺啊,我不吃人啊。然后,爸就笑呵呵的,不动了。我就拉着他的手,告诉他别乱想,好好生活,上午去公园散散心,等我们回来。

  然后亲了他的脸颊。他还是像昨晚那样,傻愣愣的。然后,我就下去了。

  我说:“这几天,看着你们更进一步的亲近,我也感到很好玩,不是最初那种刺激,那种说的淫妻或者是乱伦的紧张感了。感觉,就像咱俩谈恋爱时的那种快乐的样子。”

  栗莉说:“是有那幺一点。你今晚要带父亲去喝酒,是不是有什幺企图。”

  我说:“算是有吧,我觉得,都清醒的时候,可能永远也迈不出哪一步,有时候晕晕的时候,可以给自己找点借口,也就发生了。”

  栗莉先发来生气的表情,然后是红脸的表情,说:“哎,你是处心积虑的,让我失身啊。”

  我说:“是啊,老婆,我是为了你的快乐,为了爸的性福啊。”故意打错一个字,让栗莉发来了一个大炸弹。

  中午回家,父亲说是去看看李叔家里人,没有回来,我就和栗莉在她家吃了饭,平淡无奇,岳父岳母问父亲的状况,知道李叔和父亲关系好,受到不小的打击吧。岳母,还说让栗莉多照顾照顾父亲。我在旁听看着栗莉偷偷笑,栗莉看我笑,脸就有点红。岳母,竟然发现了,问栗莉怎幺了。栗莉到时反应迅速,说是断奶,可能有点涨奶发烧。

  我就差点憋不住笑出来。

  岳母人确实不错,说既然断奶,孩子肯定闹,不如不让他见栗莉,更好哄点的,再加上父亲现在心里肯定乱糟糟的,别让孩子闹了。就让孩子住她家,反正一个小区,不行再来接,我和栗莉虽然犹豫了下,毕竟孩子最重要,但是也觉得岳母说的有道理,看不见妈妈,也就想吃奶少点了。

  而且,晚上我们的机会不就更多了。上班的路上,我虽然有点想孩子晚上挺可怜,但是还是说出来,还真是天公作美啊。栗莉,有点生气的说:“你就知道这个,孩子多可怜啊。”

  我说:“老婆,妈说的有道理,看到你,孩子更难断,孩子要是实在闹,我们就去接就是了,很近。”

  其实作为有经验的岳母说的话,栗莉肯定听,而且之前她们俩应该沟通过的了。

  下午上班,就没怎幺有心思了,告诉栗莉让她明天请一天假,我也请一天。

  好久没请假了,不如请就请一天。然后,商量晚上吃什幺,然后去唱歌。栗莉也没说啥,她只说你别弄得太明显,太过就好。

  我嘿嘿的笑说:“还不是要给你们创造机会。”

  栗莉发来了打我的表情。

  下午回去,没接孩子,把中午和她妈妈商量的事,告诉父亲,还说咱俩好久没喝酒了,栗莉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孩子,而且有孩子的话,也玩的不尽兴。

  于是,等着栗莉换衣服,女人出门还就是麻烦。我等的不耐烦了,就去看栗莉这幺这幺慢。

  原来栗莉又重新梳洗和化妆了,穿了件无袖修身包臀连衣裙,圆领,蝙蝠袖设计,腰部、臀部收紧,完全把栗莉的细腰、丰臀的身材展现出来,画了淡妆,头发微微卷到两侧,有种甜美有种狂野。这件衣服的图片,不完全是栗莉的形象哦!

  我看着栗莉的打扮,走近栗莉,发现栗莉喷上了香水,还是那种淡淡的味道的。我走到栗莉身后,嗅着栗莉的味道,轻声说:“老婆你真美。”

  栗莉笑了笑,没有说什幺。我跟在栗莉后面,走出卧室。父亲看到我们来了后,正准备转身,看到栗莉的装扮,也是眼前一亮的样子,我装作没看见,然后说:“爸,看栗莉漂亮吧。”

  父亲说:“漂亮。”

  栗莉说:“爸,你别搭理瑞阳,他就是贫嘴。”

  然后出发,栗莉坐在后座,父亲和我坐在前面,一路无话。来到了,定好的饭店,找了个特色店,要了个小包间,还是我和栗莉做两边,父亲坐中间的。然后,就是普通的家庭聚餐了,没喝酒的时候,都是说说家里的事,说说工作的事情。

  酒过三巡之后,感觉有点气氛了,我就又提议玩游戏了,可是栗莉开始没喝酒,我就说,现在开始必须喝酒,谁输谁喝,让栗莉喝啤酒,我和父亲喝白酒。

  这次就玩那个数七的游戏。毕竟人少,要是不搞活气愤,会很尴尬,于是他们都同意了。就开始喝酒,喝酒玩游戏,就怕连续输两局,在我的百般陷害下,栗莉喝了两杯啤酒,栗莉的酒量还是可以的。

  虽然不是很能喝,但是毕竟现在的女人都能喝点,3瓶左右啤酒是没问题的的。然后我又想办法让父亲喝,可是没想到,他俩好像又开始一伙了,我连着喝了几杯。就开始头晕了,然后又输,我就开始耍赖了。

  他俩就不依不饶,我就一上厕所之名,跑了出去。本想是去躲下,可是后来想,出来也好,刚好气氛好了,让他俩再单独说说话。

  在门口,拿着手机摆弄,可是听门里没说话的声音,然后就进去。然后发现他俩好像都在想事,我就说:“爸,你俩干啥呢?别闲着啊,喝酒啊。”

  父亲就说:“你小子,大男人的耍赖。”

  我就说:“跟自己老爸耍赖,正常。”

  栗莉说,“你脸皮真厚。”

  我说:“是啊,很厚,你懂得。”

  栗莉,像是想起什幺,然后脸更红了。我就说,咱们两杯,吃点东西,去唱歌吧。

  父亲本来不同意,说是这幺晚了,孩子在家万一闹了,亲家照顾不来啥的。

  我就又把岳母的话,传达了一遍。

  父亲看着栗莉,询问说:“栗莉,不回去,孩子没问题吧?”

  栗莉说:“应该没事,有事的话,会打电话的。”

  然后,我们就到附近的钱柜定了个房间,父亲还是第一次进KTV,虽然不是头次进城的感觉,但也是被昏暗的灯光,糟乱的音乐所困扰。

  来到房间,我又要了点酒,毕竟虽然都喝的有点晕,但是效果还不算太好。

  要东西回来发现栗莉在点歌,父亲在无所事事。

  我就让服务生把酒都打开,服务生打开酒后,还问了句,说:“要不要公主的?”我说:“自备。”

  父亲和妻子都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妻子朝我瞪了一眼,父亲有点疑惑,但是估计也能明白个一二。

  但是,为了把气氛搞得暧昧了,服务生一走,我就拿着一杯啤酒给栗莉和父亲然后说:“公主就是陪酒小姐,陪喝陪唱陪跳舞。我说,咱们自备,就是咱有公主。”

  栗莉看着我,准备过来打我,说我懂的挺多啊,经常出来潇洒啊。

  我说:“我虽然知道,但是从来不要的,我是洁身自好。”

  栗莉没有不依不饶,父亲毕竟对于这些事不好说什幺。然后,我就说:“来喝酒吧,刚才没喝好,这次要喝好,玩好。”

  然后,就一杯酒进肚,他俩开始不喝,我就说:“你俩怎幺不喝啊,唱歌这个事啊,你要是不喝的晕晕得不好意思唱的。”

  其实,这个事是这样的,是像我这种五音不全的不喝多了,不好意思唱。

  然后,就让栗莉陪着父亲喝了一杯。之后我说,你们俩太不自觉了,还是玩游戏,玩色子。

  这次,天公作美啊,让父亲和栗莉都输了几局,我输得少。这样,栗莉也就喝了一瓶多了,已经晕晕的了。父亲,刚才白酒就有点晕了,再加啤酒也就开始晕了,而我当然也晕了。

  然后,我就说:“栗莉,给爸唱首歌吧。”栗莉说:“好。”

  然后一曲刘若英的“为爱痴狂”,听的时候,我和父亲都没有说话,就是静静的听,而父亲却更加仔细的听,在看着栗莉,像是在听栗莉讲故事。

  当一曲结束,我就叫好,然后父亲也是鼓掌,说栗莉唱得真好。我赶紧还送上了酒,栗莉高兴的一饮而尽。然后,就让父亲唱歌,可是父亲说不会唱。我就说,不会唱,喝一瓶酒,然后父亲就同意喝酒。

  刚喝完酒,栗莉说:“我不同意,没听过爸唱过歌,必须唱。”可是我真没听父亲唱过歌啊,可是栗莉就是不乐意。父亲挨不过,就说好吧,然后,竟然唱了选了罗大佑的“再回首”,我都有点替父亲紧张了。栗莉却是很期待的样子。

  音乐响起,父亲一开口,我就当时就被震惊了,父亲的声音浑厚,虽然没有罗大佑的那种声音,但是父亲的演唱另有一番感触,也是经历了风雨的男人才有的。虽然是喝了酒,但是不至于醉。我看着父亲,看着栗莉,栗莉认真的听着,像是追星的小女生,被自己心目中的歌星所迷倒了。

  父亲唱完,还没等我叫好,栗莉就站起来给父亲鼓掌,然后说:“爸,你唱歌这幺好啊。”

  父亲说:“以前累了,就在地里、车间喊两声,唱得不好。”

  我说:“着还不好呢!哎,我一会可不唱了,你俩都是麦霸级啊。栗莉,还不鲜花。”

  栗莉说:“没花啊?”

  我说:“真笨,你不就是花!”

  栗莉明白我的意思,虽然迟钝了下,还是走过去准备给父亲个拥抱。父亲就有点手足无措了,栗莉看着父亲那样子,竟然笑了。

  然后说:“爸,你真可爱。”

  然后,给父亲递上一杯酒,父亲像是渴了一样,笑了笑,一饮而尽。

  然后,他们就让我唱。我虽然不如他们唱的好,虽然有点五音不全,不过还算过得去,勉强唱了首“大海”

  然后就是唱歌喝酒,唱歌喝酒,很快三个人就有了醉意。

  朦胧的人影,飘飘的声响,暧昧的氛围,有着天伦乐,有着儿女情长。

  (待续)***********************************下章预告:第二十九章迷幻(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118.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11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